他6年花1亿反被玩成孙子 逃离足球后身家上千亿 曾揩油阿娇

2017-12-12 07:15    来源:网易体育

网易体育12月12日报道:

2008年2月29日晚,深圳。

距离艳照门事件过去仅一个月,阿娇和她的好搭档阿Sa一同出席在松日集团的春茗晚会上。“阿娇要坚强”,左手拿着红酒杯,右手拿着麦克风,醉意四起的老总一边关心着艳照门的受害者,一边对阿娇又抱又吻。阿娇事后坦言:“当时觉得很恶心,很想打他”。

潘苏通揩油阿娇阿Sa

在酒精的作用下,阿Sa的脸颊上也留下了这个男人痕迹,就连当时已为梁朝伟未婚妻的刘嘉玲也未能幸免于难。

“一晚揩油三女星”的新闻瞬间在各大娱乐版块砸开了锅,后来经过一番人肉,潘苏通的名字再次走进公众的视野。此时的他,已是松日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身家达70亿元。在词条的末尾,还有这样一句介绍词:“他曾搞足球而倾家荡产”。

潘苏通生于广东韶关,自幼跟着奶奶生活,不幸的是,奶奶在他13岁那年就因癌症去世。随即,潘苏通便被家人送往美国加州,在继祖父母的照顾下,开始了自己的留洋漂泊之旅。

生性好动、调皮的潘苏通在美国相对宽松的教育氛围下,似乎无心向学,整天逃课,到了高中快毕业的时候,已在美国生活5、6年的小潘连英语都讲得不利索。

终于,1984年,21岁的潘苏通便回归故土。回国后的潘苏通,在韶关市当起了一名专职司机,每天负责给韶关组织部的一名官员开车。

80年代初的广东,正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地区,深圳、珠海等珠三角地区都沐浴在改革的春风之下,尽管韶关位于粤北地区,但却丝毫没有削减这一带人民下海经商的热情。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潘苏通内心也蠢蠢欲动,本性调皮的他本就甘心于当一名司机。

经过几番尝试,终于在1993年,潘苏通有了一笔贷款,随即在香港成立了人生的第一家公司——松日集团,一家主要代工生产彩电和音响的公司。

“昨日、今日、明日,尽在松日”

1995年的春天,“广州二队正在寻找买家”,飞机上的潘苏通偶然间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则消息。此时潘苏通的脑海中已浮现收购球队后的画面:“当更大的领导在看球时,能向我这位足球“老板”点头微笑一下,甚至高兴之余,签字给我的企业两年免税的政策”。

带着这样的希冀,趁着94年刚刚兴起的职业联赛的热潮,潘苏通也投身到中国足球这项事业当中。

松日时期的高洪波

2月28日,潘苏通正式接手广州二队(广州太阳神的二队),接手后的松日状态异常勇猛,在足协杯连克太阳神和宏远两位老大哥,跻身8强;在甲B联赛中,更是以联赛第二的成绩成功升入甲A。

松日在球场上的成绩也给松日电器带来了极大的广告效应,松日彩电的牌子逐渐响彻大江南北,成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品牌,尤其是松日推出的MN3720型号卡拉OK电视显示器,一度占据全中国市场90%的份额。

可惜好景不长,升班马的松日在甲A联赛苦苦挣扎了一年之后,还是不幸降级。

不甘于在次级联赛挣扎的潘苏通,在97年便请来了申花的冠军级教头徐根宝:“人家徐根宝多有号召力啊,别人买报纸看电视,都会看看他的新闻。松日电视的品牌也能得到提升。”

“谢天谢地谢人”

“如果今年松日队冲不上甲A,以后我就再也不当教练了”,97年松日赛季前的誓师大会上,徐根宝夸下海口,承诺一年内率队升入甲A。

广州松日时期的徐根宝

当时松日队中有高洪波、高佳、拉德、沈荣等明星球员,加上97年联赛的扩军,升级名额由原先的2个增加到4个,所以,徐根宝才对着媒体、球迷和松日集团许下如此承诺。

如外界所预期的一样,松日前半段的表现十分抢眼,似乎升级的目标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不曾想,赛季中球队先是在足协杯遭遇大比分失利,随后联赛接连输给竞争对手武汉雅琪与河南建业,使得松日冲甲A的伟业岌岌可危。

联赛倒数第二轮,武汉雅琪和深圳平安已经提前锁定2个升级名额,剩余的2个名额将在松日、建业和海狮三队中产生。其中,形式最危险的莫过于广州松日。

得知徐根宝“教练生涯不保”的艰难处境后,上海广州两地便发起了一场“保根宝”运动。

在徐根宝的自传——《风雨六载》中,根宝详细了介绍了当时的情况:“最后一场比赛之前,我接到了上海市体委副主任(现任足协副主席)李毓毅的电话。自我离开上海去广州松日,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通电话了。他在电话里向我转达了上海市领导的三点意见:‘一、根宝为上海足球作出过贡献,我们不会忘记;二、根宝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要帮助他;三、根宝如果输了,可以回上海工作,上海足球有很多事情要他做’。”

徐根宝也对上海市的相关领导表达了感谢:“在上海,我与李毓毅副主任和当时的上海市足协秘书长胡康健碰了头。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既为我,也为松日队。我对他们说,感谢上海领导对我的支持和关心。既然上海领导这么关心,我希望市体委做好上海豫园队的工作,最后一场不要放水,要认真打。”

“当天下午,他们(上海的相关领导)两个把上海豫园队主教练奚志康叫来了,希望他在队里做好工作。最后他们一致说,根宝你放心,我们最后一场一定会去认真打的。临别时,我紧紧地握住他们的手,我把我的命运托付给了家乡父老”。

与此同时,广东省体委也去做了深圳平安的工作,让徐根宝大可放心。

最后两轮甲B的积分变化(备注:同分先看净胜球)

最后的结果也按照着外界预测发展,广州松日4:1天津万科,上海豫园0:0河南建业,沈阳海狮4:2深圳平安。

最终松日凭借净胜球的优势力压建业,完成升级目标,赛后徐根宝也说出了那句名言:“谢天谢地谢人”。

后来,在鲁豫有约的节目中谈到“三谢”时,徐根宝坦言:“当时做工作,也是让他们(上海豫园)真刀真枪地打啊,不是让他们放水,最终打平了嘛。”

“足球绝不是完全靠脚踢出来的”

1999年12月4日,渝沈之战的前一天晚上,松日俱乐部的总经理、天津人王学智拍着胸口向潘苏通承诺,绝对可以凭自己这张脸,搞定松日最后一场的对手天津泰达队时,潘苏通深信不疑。

渝沈之战

可是,当王学智一再向他表示,自己已经费尽唇舌、鞠躬尽瘁,但对方(天津泰达)仍然咬定200万不松口,潘苏通却突然变得满腹狐疑。

徐根宝曾对潘苏通说过:“足球绝不是完全靠脚踢出来的”。但那晚的潘苏通却一头扎进死胡同里,死活不肯掏这笔过路费。

最后两轮甲A的积分变化(备注:同分先看胜负关系,深圳、青岛最差)

最后一轮之前,除了武汉红桃K已确定提前降级外,沈阳海狮(25分)似乎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甲B,广州松日(27分)、青岛海牛(27分)以及深圳平安(28分)和大连万达(28分)的情况则相对乐观。

渝沈之战中(重庆隆鑫VS沈阳海狮),上半场重庆先入一球,随后下半场延迟开球7分钟,最后的补时阶段,得知松日输球后,沈阳海狮上演绝杀,2比1,客场掀翻重庆队。由于此前松日0比3兵败天津,因此沈阳海狮得以在积分上反超松日,涉险保级。

时任重庆主教练李章洙后来在回忆渝沈之战时,依旧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假如我是警察,肯定要插手管这件事情。”

难怪赛后怒不可遏的潘苏通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道:“我已经请了十几名大律师,我要和他们法庭上见,我就不信我打不赢这场官司。”

一旁的总经理王学智则自叹道:“有些东西用钱可以买来,但世界杯出线权恐怕是我们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后来真相大白,当晚死命要潘苏通掏200万的王学智还收取了直接竞争对手沈阳海狮的120万元。

一名亲历松日降级的媒体人在多年之后谈道:“其实,松日的降级不仅仅是潘苏通没掏那200万的买路钱,最根本还是数年的卖血加球队内耗多种因素造成的(徐根宝执教后期与松日球员的矛盾;98年年底高洪波的退役,胡志军远走上海滩,主力框架基本变样)”。

此时,国内彩电消费热潮持续了近十年,彩电的红利期也已走到了尽头,各大企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问题,松日更是如此,可一头深陷足球圈的潘苏通似乎“身在曹营心在汉”,一心只想着如何宣泄自己对于中国足球的种种不满。

“中国足球太黑了,松日不想再搅和了”

初夏的韶关,渐渐有了夏日“桑拿天”的味道,室外躁动的空气多少让人新生烦躁。

2000年5月27日,广州松日坐镇韶关西河体育中心,迎战广东宏远,在全场占据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主裁判给了宏远一记点球,最终松日主场0比1告负。失利后的松日,在保级圈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广州松日

当晚,潘苏通特意点了瓶五粮液,酒入愁肠,话到嘴边,不得不说:“我花了这么多钱,还要跟孙子似的受气。我如果把这么多钱捐给希望工程,会有多少人感动得流泪?你说我何苦呢?”

“就拿今天对宏远队的比赛来说,他们攻入我们禁区几次?但关键时刻裁判的一声哨就控制了比赛结果,葬送了全队的所有努力。今年松日队的所有比赛录像我都看了,裁判问题真的让我很伤心。松日集团作为一家私营企业同烟老虎、电老虎竞争搞足球难度可想而知,六年下来我觉得中国足球缺乏最起码的公平竞争环境,游戏规则遭到了严重践踏,比黑社会还黑,这种环境太恶劣了,让我看不到希望”。

“松日俱乐部不是不能给裁判钱,但我们不愿意这么做。如果高薪可以养廉,我可以每场比赛前给裁判十万元,只求他的哨吹得客观公正。现在的裁判是不是待遇太低,只能靠收黑钱生活?如果裁判员控制比赛结果真的易如反掌的话,我就不用聘请高水平教练员、运动员了,只要派公司的搬运工来踢联赛就行了,一场球给裁判二十万,一个赛季才六百多万,说不定还可以拿个全国冠军,这比一年投入几千万经营球队要合算得多,难道中国足球就这样期待冲出亚洲?”

“中国足协不是一心想进世界杯吗?让我当足协主席,保证三年就实现,让每队上六名外援,再培养25岁以下的年轻队员,这样既可以摆脱僧多粥少的压力,又可以充分激发年轻球员的斗志和水平,让26支球队组成超级联赛,一周打两场 ,既有数量,又有质量,水平能不上去吗?我曾跟足协副主席南勇讲过,但他一笑置之。”

一边喝着酒,一边诉说着自己6年来的委屈,终于,潘苏通拿起了电话:“杨市长,都这种情况了,你让我怎么冷静,我不想干了!”

酒精虽可让人一醉解千愁,但醒来之后的人们不都得重新面对现实么?

终于,不堪重负的松日在年底再次降级,随即,潘苏通宣布解散广州松日足球俱乐部。

沉浮中国足坛6年广州松日,最终悲情落幕。6年里,潘苏通足足扔进了1亿元,到头来却血本无归。

此时的松日集团,也如松日俱乐部一般,每况愈下,接连遭遇股票发行和A股上市的失败,最终潘苏通竟也落得“牛皮大王”的骂名。

9年后 他身家已超70亿

俗话说得好:“上天关上你一扇窗,那么就会给你打开另外一扇窗”。

此时生命中的一位贵人给潘苏通伸出了援助之手——香港娱乐大亨杨受成。

作为好友的杨受成把他当时手头一个总感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项目给了潘苏通,并鼓励他从头再来。

潘苏通也没有让好友失望,仅用了1年的时间就东山再起。2002年,他一举进军香港股市,收购了英皇科技;2005年,成功请来了后来的“奥运8金王”菲尔普斯给自己的MP3代言;2008年,潘苏通创立高银金融;2015年,老潘在天津建成中国当时的第一高楼“高银117大厦”。

同年在《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52岁的潘苏通以61亿美元净资产列第11位。此前,他的账面财富还一度超过2000亿港币,成为身家齐平马云、王健林的人;也有过一天之内市值蒸发657.44亿元的纪录,对于这样的大起大落,潘苏通显得很淡然:“一个真正的富人不会每天数他有多少钱,把我的名字从富豪榜上拿下来,这样更好。”

如今的潘苏通喜红酒,好马球,活得很自在,在美国,有自己的葡萄园酒庄,在澳洲,有自己的马球场。

对曾经的旧爱——中国足球,他也不再过问。偶尔有人问起时,他也总说:“我不懂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