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最令人心痛的死亡,不是凯特琳,不是史塔克

2017-07-28 05:22    来源:爱玩网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终于开播,谁能坐上铁王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了……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二十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随着“凛冬将至”的呼喊声,让观众们翘首期盼的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终于回归。都说这部剧的剧迷们是尴尬的,他们既期待后续剧情的到来,同时又担心在后续剧情中,自己所喜爱的角色惨遭毒手。对编剧又爱又恨的他们只能夹杂着这两种矛盾的情感,度过一个个没有《权力的游戏》的日子。

要说这《权力的游戏》美剧虐人,还得追责到最深的根源——小说原作者,乔治·R·R·马丁。据说这位作者在最初创作《权力的游戏》这部作品时,曾说过想要写出一本让读者每翻一页,都要为自己所喜爱角色的安危感到担忧的作品。

时至今日,我只能说,这位令人又爱又恨的作者,达到了他的目的。

让人又爱又恨的马胖

据华盛顿邮报统计,在前六季的剧情当中,一共有1243个角色(含动物)领了便当。可见剧组是多么的“残忍”。以这样的风格继续进行下去,指不定哪天那些为数不多让人喜爱的角色就要离我们而去了,所以在第七季的屠刀落下之前,不妨让我们缅怀一下那些已经在《权力的游戏》中逝去的主要角色,希望他们的“在天之灵”可以保佑我们热爱的角色走得更远一些。

热爱权游有风险,切记且看且珍惜。

PS:以下含有《权力的游戏》前六季严重剧透,请谨慎阅读。

不知道第七季的屠刀将砍在谁的身上。

艾德·史塔克

作为狼家的家主,艾德·史塔克是一位彻底贯彻骑士精神的优秀领主,一位养育了足以撼动整个维斯特洛大陆的人才们的优秀父亲。也是一位剑术精赞的勇士,更是一位愿为朋友赴汤蹈火的好兄弟。

但在第一季的结尾,这样一个充满着各种伟大光环的角色,却在新任国王乔弗里的暴虐下,惨遭死刑。也正是在这位伟大父亲死亡的那一刻,让笔者清晰地认识到了这部剧与以往的同类剧集绝不相同。

艾德的死,让剧迷们认清,这个剧并不简单。

其实艾德的死是一个必然结果,因为他的善良与对家庭的热爱,导致他为了朋友而以军人的头脑参与到政客的斗争之中。也导致他在自己最优势的时候,选择告知瑟曦自己已经发现真相,并善良地劝其逃走。更导致他为了保护家人而放弃荣誉,承认自己的叛国罪。

这场“权力的游戏”,以这位令人尊敬的北境之王的死,拉开帷幕。

艾德·斯塔克代表着最传统的骑士。

蓝礼·拜拉席恩

蓝礼自出现起便以一种轻佻的态度,周游于各种角色之间。他拥有着帅气的外表,出色的社交手段,招人喜欢的性格,以及同性恋的性取向。

这位鹿家最具魅力的幼弟却死于一场“意外”。作为铁王座的坐拥者劳勃·拜拉席恩最小的弟弟,劳勃登上王位之后便把家族封地风息堡留给了他。而将龙石岛给予自己的二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这一看似普通的举动却为蓝礼的死亡埋下了祸根。

虽然龙石岛拥有非常重要的军事意义,并且它还是坦格利安时代历代铁王座继承人的封地,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史坦尼斯的领地,但顽固不明的史坦尼斯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大哥这么做是公平的,反而对远比龙石岛富饶的风息堡耿耿于怀。

电视剧版的蓝礼并不显眼,但细思索起来其实是个很有希望的竞争者。

同时在劳勃死后,自大的蓝礼又称自己才是王位的继承人,导致唯一合法继承人史坦尼斯更加抵触自己的弟弟。

不过蓝礼的死因却是个意外结果,原本不受欢迎(还远不如蓝礼长得好看),兵力不强,社交手段薄弱的史坦尼斯,是完全没有机会战胜在政治游戏中如鱼得水的蓝礼的。但史坦尼斯结识了新晋教派(好多人都觉得不靠谱,不可信)的红袍女祭司梅丽珊卓,她通过巫术制造了鬼影将蓝礼暗杀。

不少原著迷都觉得,电视剧版的蓝礼显得过于软弱。

罗柏·史塔克

罗柏·史塔克作为狼家的长子,完美地继承了其父亲艾德·史塔克的性格,坚守荣誉、为人忠诚、秉持正义、骁勇善战、谋略清晰,被剧迷们称为少狼主。

在艾德去世之后,年仅十几岁他的立即支撑起整个家族,并以北境之王的身份向铁王座宣告复仇。仅一战就以极少数的损伤将被誉为第一剑士的詹姆·兰尼斯特从敌营中生擒,足以见证其军事能力的强大。

罗柏努力地追寻着自己父亲的步伐,与他一同巅峰,与他一同陨落。

但就像他完美继承了艾德的优点一样,年幼的他也拥有着他父亲的缺点。以军人的角度来看罗柏远超同龄人,但以政客的角度来讲,他还非常非常的稚嫩。因此他并不能很好地处理自己与旗下封臣的事宜,甚至还跟一个怯懦的小人毁了婚约,并最终为自己的行径付出了代价。

罗柏在政治上的幼稚直接导致“血色婚礼”事件的发生,他的死亡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他就如同维斯特洛上的一朵宏伟的烟花,绽放的绚丽,但也非常短暂。

少狼主的死再一次让剧迷们记住,这是《权力的游戏》,在这里没有主角。

乔佛里·拜拉席恩

乔佛里算是整个《权力的游戏》中第一位被人牢牢记住的反派了。最初他是个怯懦的熊孩子,弱到被小女孩艾莉亚·史塔克欺负。之后他变成了一个施虐狂,以折磨人为乐。狂暴、自大、轻率、一切皆以自己的想法为准。

正是这样的性格导致他杀害艾德,进而引起五王之战,推动了后续的故事。

他的暴虐,他的无知,以及他的狂妄,让大家觉得他将是一位比疯王更臭名昭著的国王。他的死亡是必然的结果,只是由谁来动手的不同罢了。在婚宴上于群臣和百姓的瞩目下,被毒酒毒死,算是一个最适合他的结局了。

乔佛里的暴虐,让他注定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奥柏伦·马泰尔(红毒蛇)

红毒蛇出场的次数不多,也算不上是《权力的游戏》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角色。但他那贵公子的行径让人看一眼就难忘。

同时他在整个故事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死亡了。当提利昂受到不公正的审判时,只有这位看起来没什么战斗经验的纨绔子弟站出来。这一站让他成为一位愿意为了正义而对抗众人畏惧的“魔山”的勇士,一位为自己姐姐讨回公道的复仇者。

红毒蛇靠颜值和潇洒的身手,收获了一批女粉丝

在所有人都觉得他在“魔山”面前不会占到丝毫优势的时候,他用长矛将“魔山”击倒。在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胜利的时候,追求完美复仇强迫“魔山”忏悔的他,被“魔山”用双手捏碎了脑袋……

他的光辉全部集中在他的死亡之上。他死的意外,也死的出彩。让观众们再次感受到了编剧满满的“恶意”。

红毒蛇的决斗令人印象深刻,就如同他的死亡一样。

耶哥蕊特(火吻)

如果要问剧迷们对谁的死感到最惋惜,我想耶哥蕊特绝对能排进前5名。作为雪诺的野人女友,她野性、活泼、主动、充满魅力。她对爱情执着而勇敢,让她获得无数粉丝,再配合演员本身充满特点的嗓音,让这位女野人成了人气角色。

她的死与雪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从表象上来看,雪诺亲手救了被野人袭击的小男孩奥利,并让他成为了守夜人。而当野人进攻的时候,这位小男孩为报恩将举箭威胁雪诺的耶哥蕊特射杀在雪诺的面前。这是一个由战争引起的可悲循环。

耶哥蕊特的死,令人震撼。

从深层次来看,耶哥蕊特以及随后雪诺的死亡,都脱离不开雪诺对野人不明确的政治态度。

耶哥蕊特在剧中留下一句“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便离开了雪诺。而在剧外她却与雪诺的饰演者成为了一对真实的情侣,这把狗粮我们含着泪也得吃下去。

虽然剧里的琼恩什么也不懂,但在剧外却是稳稳地把耶哥蕊特泡到手了

泰温·兰尼斯特

与狼家族长艾德的慈父形象截然相反,狮子家的族长泰温?兰尼斯特是一位极其严厉的鹰式教育者。他喜爱长相俊美,身材高大的长女和次子,而对自出生便害死了自己爱妻的侏儒三子视为毕生的耻辱。

就像提利昂在审判中高喊到的内容一样,那并不是一场针对罪案的审判,而是一场针对侏儒的审判。

老狮子的死亡,导致狮子家失控坠入下坡路。

他教会了长女和次子权术手段,让长女在这场游戏中游刃有余。也在关键的时刻为自己的家族力挽狂澜,但对于提利昂的偏见导致了他最终的死亡。

这位伟大的、令人畏惧的老狮子,最终却被自己最看不起的儿子,亲手杀害在马桶上。可谓是一个非常讽刺的结局了。

老狮子的死亡,算是剧中最讽刺的一幕了。

琼恩·雪诺

前面提过,雪诺的死亡离不开他对野人的政治态度不明确。他对于野人与守夜人之间的关系太过乐观,出于他的善良,他想解救野人,进而化解野人与守夜人之间必将爆发的战争。

但他太过低估守夜人有多么憎恨野人。对绝大多数守夜人来说,他们并不像雪诺那样是出于自愿才来到绝境长城的,对他们来说守夜人这个身份是个累赘。他们想逃离,却因为野人的存在,必须在这里担任这个职务。他们憎恨野人,不仅仅是因为野人抢夺他们的资源、杀害他们的朋友,更限制了他们的自由。

雪诺的死,惊诧了非常多的剧迷。

所以,这种恨意是不会被命令与所谓的善意化解的。因此,守夜人背叛了雪诺,甚至连雪诺亲手拯救的奥利都参与到了谋害他的阴谋之中。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次的死亡,才让他重新认知到政治能力有多么重要,让他得到进一步的成长。

为了不让这篇文章看起来太过悲壮,就多放一些狗粮吧。

阿多

阿多算得上是《权力的游戏》当中最受欢迎的角色之一,他对狼家的忠诚让他不断闪耀着《权力的游戏》中少有的善意的光辉。

他自幼尽忠,闪耀于尽忠的行为之中,最终死于尽忠的守护之中。他因为只会重复一个词“Hodor”,被大家叫做阿多。而当故事揭露了他为什么只会这一个词的时候,让无数剧迷纷纷飙泪。即便这是一个剧透型的文章,这个悬念笔者仍旧想留给还未看到阿多死亡的剧迷们。

一位仅凭一句台词就让无数观众牢记的角色,定有他令人欣赏的一面。

战乱之中,阿多成了狼家最可靠的守护者。

拉姆斯·波顿(小剥皮)

与雪诺同为私生子身份的小剥皮,却与雪诺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雪诺放弃对家族继承权的争斗,并且从来都没有抱怨过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即便在家族中得不到更充实的爱,他仍旧对自己的家人抱有爱意,并将保护自己家人视为自己的责任。

而小剥皮却截然相反,他如同乔弗里一样喜欢施虐,并将自己家族的族训贯彻到底,同时还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伊万·瑞恩将拉姆斯的残忍表演得入木三分。

小剥皮穷极一生都在追逐权力,他拼命的想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仅仅只是为了得到父亲的认可,并让父亲取消其私生子的身份,获得继承权。

他的死是一个必然,但他的死亡带来最大的影响,还在于让一直都很天真的珊莎·史塔克获得了成长。让她不再用自己所理想的视角去看待世界,促进她拥有了如同瑟曦般的政治思路。

自珊莎决意杀掉小剥皮的那一刻起,她便蜕变成了一位合格的权力玩家。

玛格丽·提利尔(小玫瑰)

其实原本笔者只想写10位令人印象深刻的逝者,但小玫瑰这个角色实在太有特点了,让人难以割舍,所以便将她的故事也留了下来。

在《权力的游戏》故事当中,每一个家族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家族观念。而来自高庭的小玫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穷极一生都在努力成为皇后,主动要求形婚、甚至几度改嫁也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国之母,她所为的便是自己家族的利益。

即便她一心想成为皇后,但来自高庭的教育仅仅让她成为了一个精通权术、善于控制人心的人。不过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站在阳光下的权力玩家,几乎没有使用过谋害他人的阴谋。

最终她死于站在阴影里的权力玩家——瑟曦的手中。瑟曦对小玫瑰可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儿子们充满了嫉妒,而这只是瑟曦嫉妒小玫瑰的无数原因的其中一个。所以小玫瑰在这场游戏当中是个高手玩家,只不过遇到了更加高手的瑟曦才导致她失去胜利的机会。

而小玫瑰的死,直接导致瑟曦惹怒了高庭的人,进而导致高庭倒戈,让瑟曦的敌人变得更多了。

小恶魔提利昂曾这样评价小玫瑰:“王后的笑容羞涩而又甜蜜。她是个可爱的孩子。”

《权力的游戏》自2011年首播以来,至今已伴随我们度过了6个年头,在这6年的时光当中绝大多数主要角色的扮演者都坚守在剧组没有离去,让这部史诗级的巨作,变得更加令人珍惜。

在最近的采访当中,雪诺的扮演者提到艾莉亚和珊莎的饰演者进入剧组时才13、14岁,整个《权力的游戏》伴随着她们一同成长,而这部剧也同样伴随着我们成长的时光。每一位自己所喜爱的角色就好像是家人一般的亲切。

看到艾莉亚的成长,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妹妹在成长一样。

随着故事越来越接近尾声,剧组也加快了故事发展的进度。在完全脱离小说的第七季开始,任何一位角色的死亡都变得不可预测,所以趁着自己所喜欢的角色还“活着”的时候,记得且看且珍惜。

最后,不妨让我们大胆猜测一下,这第七季又将有哪些主要角色会离我们远去呢?我猜被彻底洗白的猎狗已经迈向了便当之路,他的死必将为剧迷们带来一波新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