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与小六龄童兄弟情

2017-10-02 13:06    来源:老何话乡贤

我与两代“美猴王”的交往之九

提起二哥小六龄童章金星,六小龄童面呈悲切。他说,倘若二哥小六龄童健在,那主演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孙悟空最理想的人选非二哥小六龄童章金星莫属。

小六龄童章金星儿照

二哥三岁即随浙江省绍剧团演出并从父六龄童章宗义、伯父七龄童章宗信学艺,八岁成为该团正式学员。曾主演绍剧传统戏《打半山》、《齐王哭殿》等。在现代戏《智取威虎山》、《血泪荡》、《节振国》等剧中均有他出色的表演。他曾随剧团二次北上、一次南下,并多次为国内外元首及国宾演出。特别是他在绍剧《大闹天宫》扮演的小罗猴一角,天真、淳朴、诙谐、幽默,深受海内外观众的喜欢,为章氏猴王世家猴戏艺术作出了重要贡献。被《中国戏剧艺术家辞典》誉为中国最有名的"戏曲小神童",其艺术成就被载入多部中国名人传记。

也许是天宫也喜爱这只精灵古怪的"小猴",早早将他召了去。1966年,小六龄童因患白血病英年早逝,年仅17岁。

关于二哥小六龄童离世,曾流传着三种说法:

第一个说法是二哥出生后不久,一个亲戚说:“这孩子两耳垂肩,鼻正口方,生在你们这个家,河小鱼大,是养不大的。”却一语成谶,不幸言中。

总理观看绍剧《大闹天宫》后怀抱小六龄童章金星

第二个说法是1957年,二哥8岁的时候,出演绍剧《孙悟空大闹天宫》中小罗猴, 他的演技深得总理赞赏,把他抱在怀里并合影留念,后来便有人断言,小小年纪受宰相宠爱怎能承受,是要折寿的。

小六龄童章金星在绍剧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饰“传令猴”

还有一种说法是,1961年10月10日,二哥在中南海怀仁堂演出《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时饰演传令猴时,他把天真活泼风趣的传令猴演得惟妙惟肖,主席不断鼓掌示好。主席离场后二哥居然跳到他的座椅上,捡了他丢下三个烟头当作宝贝带回家。后来一个算命先生说,“龙椅”还没有凉就上去坐,是要犯冲的。

小六龄童章金星为自己化妆

当然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的,那只是人们追思二哥的时候,惋惜他的才华,作为一种安慰的借口说说罢了。

真正夺走二哥生命的是白血病。在那个时候这病属于不治之症。

我和二哥相处时间最长也就是在他生病住院这段时间,我和母亲在医院一直陪着他。我当时8岁,他大我9岁。医院里没有多余的床铺,我就睡在他床底下。最初他的病不太严重的时候,总是让我和他挤一张床睡觉,他不愿让我受那样的苦。

绍剧《社长的女儿》剧照,前排右一为小六龄童章金星扮演的小胖子

二哥很少玩玩具,但在病危的时候,他喜欢上了一些玩具。他喜欢一些塑料的东西,当时有一种动物形状的可以吸在墙上的挂钩,他很喜欢。他还喜欢巧克力,整块的巧克力,砸碎以后就可以变成不规则的一块一块。他住院的时候,如果想坐起来,就让我把床摇起来,每天摇两次,摇一次给我一小块巧克力。

开始二哥不知道自己所患的是绝症,大家都瞒着他。但有一天,二哥突然对母亲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我这个病还不如剧团的胡师傅(胡师傅是剧团的烟火师,因为在弄火药的时候把手炸断了,在剧团当门卫)。二哥的意思是,无论怎么样胡师傅总还能活着,还可以做跟演戏有关的事情,而自己是不可能的了。第二句是:一个人只不过到这个世界来看一看,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小六龄童章金星练功照

大家听到他所说的话,非常惊讶和担心,心只往下沉,都怀疑谁说漏了嘴。最后才知道,是二哥自己找机会偷看到了病历,又找机会去了解知道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

为了挽救二哥的生命,父亲想了很多办法,请了医学专家。当时参加会诊的专家包括浙江省中医院的院长潘澄濂大夫、浙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院长郁知飞大夫等,这次会诊也是新中国医学界第一次组织中医和西医合作治疗疑难杂症。父亲还给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写信求援。郭老在信上批示:这个病目前还是疑难疾病,如果可能治好的话,应该是依靠精神的力量

小六龄童章金星演出剧照

我演猴戏最早的艺术启蒙老师其实不是父亲,而是这位早逝的二哥小六龄童。在病危住院期间,二哥只要精神好一点,就会给我讲《西游记》的故事。七十二变的孙悟空,好吃懒做的猪八戒,那充满神奇的天上人间,把我带入了一个前所未闻的世界里。当二哥搜肠刮肚把所知道的《西游记》故事全部告诉我之后,再也讲不出新内容了,他就每天给我一毛钱,让我到医院拐角去租小人书看。

二哥曾对我说,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够像父亲一样演成孙悟空,然后叹了气说,看来这个愿望是永远不可能实现了,只能靠你了。

二哥弥留之际,曾对我说:“我就要死了。”

我问:“死是什么意思。”

二哥说:“死就是你再也见不到我了。”

我问:“那要怎么样才能再见到你。”

二哥说:“如果你演成了孙悟空,你就能见到我了。”

这便是二哥小六龄童对我的临终遗言……

父亲章宗义在儿子小六龄童章金星的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