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个月在 OKEx 赔掉 200 万 从发财幻想到一度自杀维权

2018-04-02 18:48    来源:DoNews

DoNews 4 月 2 日特稿(记者 赵晋杰)3 月 30 日凌晨,海外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OKex 上突发极端交易行为。在短短 1 小时内,多头 46 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爆破。针对这一合约异常交易,OKEx 官方声明表示,将把合约数据回滚至香港时间 2018 年 3 月 30 日 5:00。

事件发生后,OKex 官方电报群、微信群在内的各类社交平台瞬间炸窝。各路被爆仓投资者纷纷留言要去 OKcoin 北京总部维权。

OKcoin 和 OKEx

查询公开资料,OKcoin 和 OKEx 更像是一班人马,管理着两套班子。

两家公司官网的投资人信息完全一致,联系方式也一致,打开 OKcoin 客服热线,在弹窗中会直接推荐用户下载 OKEx 客户端。而且,在 OKcoin 办公室墙上展出的优秀员工风采和对外发布的招聘信息上,也直接表明了 OKcoin 员工同样也在负责 OKEx 的系统开发上线和客户端日常测试维护等工作。

甚至 OKcoin 官网 2014 年 8 月发布的公司动态新闻中,直接有这样一句话:OKcoin 旗下的全球领先比特币 / 数字货币合约交易平台 OKEX 隆重上线了。

而且,这家号称注册地在伯利兹、办公地址在香港的 OKEx,投资者们根据香港办公地址,却并未能找到。

基于以上种种,办公地址在北京上地群英科技园的 OKcoin 就成为了维权者的首选。

而刘通已经早他们一步,来到了北京维权。短短 5 个月的时间,刘通就经历了从一夜暴富梦想跌到被骗维权的残酷下场。

通过新闻了解到比特币和 OKcoin

DoNews 记者在 3 月 21 日见到刘通的时候,他正蹲守在 OKcoin 北京公司,寄希望于 OKcoin 创始人徐明星尽早出现,以便能赔偿其在 OKEx 平台上投资亏掉的近 200 万元。在现场声称维权的 7 个人中,他表现得最为愁眉苦脸,一直在唉声叹气。

家在沈阳的刘通,原本经营着一家五金店铺。随着 2017 年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的大火,刘通从新闻报道中,了解到了比特币,以及相关的交易所 OKcoin 和火币网。2017 年 11 月,刘通下决心以均价 6 万一枚,买入了 30.5 个比特币。出于对加密数字货币的谨慎,还特意将买入的比特币五五分,放在了 OKcoin 和火币网两个交易平台。

" 我就感觉,应该还是能涨,我买完也真涨了(比特币 2017 年底一度超过 10 万一枚)。"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刘通接触 OKEx 之后。将比特币放在 OKcoin 后,通过 APP 自带的弹窗提示,刘通下载了 OKEx。这家平台提供币币交易、法币交易、合约交易,支持 5-20 倍的杠杆,在专业人士看来,可谓是典型的期货交易。

被特斯拉抽奖吸引到 OKEx 平台

根据刘通自述,一开始没想炒期货,11 月份的时候,打开 OKEx APP,意外看到了一个抽奖广告,宣称参与交易可以抽奖,最高奖项是特斯拉。

" 我一看特斯拉啊,然后,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没多买,就投了一个。投了就赚,投了就赚嘛。后来我就都投里了。"

现场维权人群中,多数都是抱着类似的发财梦。拥有长期传统期货交易经验的杨勇,尽管没了解过 OKEx,但看到 OKEx 曾被史玉柱、王亚伟和蔡文胜等大佬投资过,这种名人站台效应立马就打消了他的疑虑。

哪怕在 9.4 政策发布之后,杨勇也没想过及时退出。杨勇解释说,大多数新进韭菜,对币圈的认识就是,政府越不让做的,应该是越靠谱的,反着做,有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收益。

在 OKEx 上,三个月赔光 200 万

而这时,盯着 OKEx 平台上每天上涨的数字财富,刘通胆子也越来越大,11 月中旬开始把本来火币上存的 15 个比特币,也全部转到 OKEx。

根据刘通出示的交易截图,在 OKEx 上的交易有赔有赚,而且赔的居多。唯一的一次套现是 2017 年 12 月 9 日,刘通以 9.4 万一枚的价格,从 OKEx 提现了 2 个比特币。直到 2018 年 1 月 5 日,刘通在 OKEx 平台上的 28.5 个比特币全部赔掉。

投入近 200 万真金白银,在短短 3 个月内就变得无影无踪。刘通形容自己当时一下子就懵了。

据他介绍,这笔钱本来是用来买房的。当时看到比特币不停在涨,就赌上全买币了。这些钱里面,有 90 万是通过贷款,需要按时还银行的钱。

通过深入了解 OKEx,刘通在网上发现了一些维权群,也开始看到 OKEx 涉嫌非法期货经营、机器人刷量以及定点爆仓的消息。

根据刘通提供的从 2017 年 11 月 8 日 -2018 年 1 月 9 日的合约账单,其充入 OKEx 平台的 28.5 个比特币全部因爆仓而亏掉。

根据刘通描述,每次爆仓出现时,他发现自己的合约账户都无法进行任何操作交易,也看不到交易数据。这种情况用行话就是,通过让投资者看不到数据或数据延迟,甚至平仓功能失效,从而导致投资者错过时机,造成恶意爆仓。

同时,OKEx 的 K 线也存在明显问题。刘通截取了 1 月 23 日 5:45 的 1 分和 3 分线,同一时间内,两条线的价格却不同。一个开价 10133.31,一个却为 10106.51。

展开艰难维权

1 月 26 日,刘通乘坐火车第一次来到 OKcoin 北京公司,讨要说法。OKcoin 拟出了一份保证书,并拿出 2000 元现金,充作刘通来往的车旅费。

一旦签下这份保证书,刘通就需要承认所有损失都是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导致,而非来自 OKEx 平台的异常交易。并须保证不会再上门围堵 OKcoin 公司。最终,刘通没有签保证书,也没拿那 2000 元所谓的用户关怀基金。因为这笔钱相对刘通近 200 万的投资,实在太少太少。

2 月份开始,刘通所在的 OKEx 维权群开始组织集体去北京围堵 OKcoin 和徐明星,追回损失。

3 月 16 日,由蔺同带队的第一波维权 11 人团队抵达北京,并见到了徐明星,他们还特意制作了一部长达 15 分钟的视频,罗列了 OKEx 涉嫌非法诈骗的 4 种手段:通过拔网线、让投资者看不到数据或数据延迟,甚至平仓功能失效,导致错过时机,出现恶意爆仓现象;异常交易频发,2018 年 1 月 14 日 ETH 出现超低价巨额成交单出现,事后 OKEx 冻结用户账户、剥夺用户交易权,还有前 CTO 赵长鹏曾于 2015 年声明 OKcoin 交易使用机器人;删除用户数据,平台宣称为了提升系统性能,会根据空间情况,定期清除部分用户 3 个月前的历史数据;黑心客服,客服电话无人接听。

维权的交易者还指证 OKEx 实为 OKcoin 旗下平台。身处在国内的 OKcoin,由于受到 9.4 政策制约,无法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就转而借海外公司 OKEx 之名,继续在国内经营非法期货交易。同时第一波维权者还公布了一段视频录像,里面 OKcoin COO 潘晓军曾以 OKcoin 客服主管的身份承认,他们确实在经营 OKEx 业务。

不过,OKcoin 在最新官方回应中,表示 OKCoin 中国与在伯利兹注册、办公地址在美国和香港的 OKEX 只是历史上有过一些技术和服务的合作,2017 年 10 月以后,已经进行切割,独立运营。

3 月份,维权者开始了第二次维权计划。刘通 3 月 18 日卖掉老家房子偿还一部分贷款后,3 月 21 日立即来到北京,成为第二波维权代表之一。这波 16 人团队最大的诉求就是希望见到徐明星,能讨回自己原本的损失。

两次组织起来的维权团队累计近 30 人,据统计,他们拨打北京报警电话 300 余次,OKcoin 所在地的上地派出所出警 10 余次,但受限于对数字货币交易方面尚无完善的法规,警方一时间也难以处理。

在币圈一日,人间十年的发展速度中,等了 4 天却仍没得到任何回复的刘通,在 3 月 24 日听到徐明星依然不会出现时,一时激动就冲到了 OKcoin 所在的 4 楼窗口,想跳楼自杀。被人劝下后的刘通反复念叨,要不到钱,自己绝不离开。

目前,仍在北京的刘通正等待发起第三波维权。据悉,这次他们计划凑齐 100 名维权人,在 4 月的某天齐聚 OKcoin 北京公司。他们说,哪怕最终要不到钱,也要打倒 OKEx 和徐明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