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娱乐玩家也能当回科学家了 离我们并不远的科学游戏

2019-02-05 13:19    来源:疯魔电影

提起《EVE Online》,大多数玩家可能对这个大型星战网游既熟悉又陌生。作为一款已经运营了十几年的游戏,《EVE》在各方面都是一个的的确确的小众游戏。即使是偶尔走进大众视野的时候,也往往靠的是一些奇特的小道新闻,例如一场战争烧掉百万人民币;一名玩家用几年时间策划复仇拉;用信标点亮星空纪念霍金拉;国际服封禁中文MOD,玩家自发有组织的学习英语拉,等等。《EVE》和它的玩家们在这个快节奏化、碎片化的电子游戏年代,真的算是特立独行了。

《EVE》官方开展的探索计划

其实早在2016年,《EVE》的官方CCP Games就和瑞典的人类蛋白质图谱项目组进行了合作,开始了这个名为“探索计划(Project Discovery)”的特殊项目。这个科学研究项目的内容是将人类细胞的蛋白质染色体进行分类和鉴定,由于目前AI和电脑在图像分辨上的能力还有所不足,所以像蛋白质图谱这样大量的分类工作还是要依靠人工来解决。

上千万份的图像分类工作,靠凤毛麟角的科学家明显是不够的,普通的科学志愿者数量也依然有限,而“探索计划”则将有闲数量又庞大的网络游戏玩家发掘了出来。《EVE》制作组在游戏中加入了一个独立的小游戏,通过化身为NPC的科学家的引点和详细的教程,《EVE》的玩家可以通过这个小游戏对成千上万个蛋白质染色体进行分类。

通过内置的小游戏,《EVE》的玩家们就可以支持这项科研了

CCP也为参与的玩家准备了“酬劳”,每位完成度达标的参与者都能获得少量的游戏币、游戏时装、舰船装备等的奖励。由于《EVE》游戏自由化、慢节奏的特殊性,很多时候玩家都很乐意在没事干的时候支持一把人类科学研究。这个分类蛋白质的小游戏一经上线,就受到了《EVE》玩家这样一个“小众硬核、偏好科幻”的群体强烈的反响,几乎达到了“人人参与”的规模---就是游戏新版本开放,也没见他们有这么大反应。

经过两年时间,在30万《EVE》玩家的共同努力下,3300万个蛋白质图谱被分类完毕。人类蛋白质图谱的完善对于全人类的医疗、生物研究都有极大的帮助。瑞典的科学家们也在前几日也将这一成果公开,供全世界科学家使用。

而“探索计划”不仅仅对人类社会做出了贡献,也打破了电子游戏和科学研究之间的“次元壁”:咱们这些宅在家里打电动的肥宅,也能算半个科学家了!

穿上官方定制的奖励服装,可算是大半个科学家了

公众科学游戏

事实上,像“探索计划”这样发动公众、非科学家的普通人参与的科研活动,有一个统称就是公众科学。公众科学的历史也有些年头,最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之前,像鸟类学、地震学、水文学等等一些需要大量资料数据收集和分类的学科受到公众科学的影响会比较大。

而随着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等便携式电子设备的极大普及,公众科学的参与人数和研究范围在不断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公众科学项目已经完全可以通过网络实现,人们随时随地都能给科学家们提供大量的数据资源。

公众科学在很多科研领域都有无可替代的作用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公众科学与电子游戏的结合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个结果。电子游戏虽然本质上是一种娱乐活动,但是它本身却是一项融合了社会先进科技、无数人类智慧的存在。特别是现代游戏环境下,一款游戏需要在图形、音乐、网络、设计等等各方面都能够出类拔萃才能称得上是质量上乘。而这些游戏开发技术所依靠的便是人类在科学研究上最前沿的成果。

同时,在电子游戏这样的高科技产物熏陶下的玩家们,也具备了一些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特质:科学思维习惯。2008年,国外两名学者曾经在一个国外的《魔兽世界》论坛随机抽取了1000多篇帖子进行严格的分析,以图了解玩家们平时交流时的一些习惯和动机。调查研究的结果显示,这款大型多人在线网络游戏的玩家们平时并不喜欢多讨论无意义的废话和玩笑,9成以上的讨论都是集中在对这个虚拟世界和虚拟角色的理解和探索上。并且在讨论中,绝大部分的帖子大都会使用基于科学逻辑的习惯来进行表达: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玩家们会引用数据和资料来证实自己的论点;他们也常常会基于游戏的系统做出符合逻辑推理;在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他们懂得寻求可行的替代方案来解决困难等等,而这些都特征都是科学思维习惯的基础。

两位学者对魔兽世界论坛上的几个职业板块进行了深入调查

在《Foldit》中,玩家需要发挥一定的想象力和逻辑思维能力

《EteRNA》的界面和操作看上去简洁,但玩起来并不容易

《Phylo》这样的方块游戏适合大多数人

《遗忘岛》的游戏过程中,你也能变半个生物爱好者

随着公众科学游戏这些年来不断地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公众科学游戏的类型、数量也不断激增,而制作该类型游戏的方法也在不断的改进。国外的一些游戏设计师总结出了公众科学游戏的三种制作方式:一种是围绕一个科学问题设计一个游戏,游戏的玩法服务于科学问题;第二种是把科学问题本身变成一个游戏,游戏的元素由科学问题本身决定;第三种则是科学问题和游戏玩法完全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