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之所以杀韩信,除了韩信情商太低,此人的一番话起到关键作用

2019-04-15 15:09    来源:历史的天空428

击败项羽后,刘邦故技重施,第一时间出其不意赶到韩信军中,收取了他的兵权,改封他为楚王,再次把他从才建立起来的根据地齐国上赶走。尽管已经如此戒备,刘邦仍然是放心不下。半年多以后,他召集群臣,拿出一封信示众。

有人上书告密,称楚王韩信意图谋反。刘邦边说边颇带深意地看着臣下。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封信、韩信是不是真的要谋反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众将知道这至少是刘邦内心真正的担忧。于是下面七嘴八舌地表态起来。韩信这小子太过分了!是啊,胆大包天,他以为他是谁!没错,请陛下速速发兵,剿灭这狂妄的家伙!刘邦看着这些情绪和态度浮在脸上的将军,面无表情,一声不吭。直到所有人都发现不对,安静下来,他才扭头问陈平道:你怎么看?这次刘邦没有问张良,是因为张良自从到了长安,就称病,一直闭门修道,甚少露面。

陈平不答反问:有人告楚王谋反,楚王自己知道了吗?刘邦摇头。陈平又问:陛下的精兵能敌得过楚兵吗?刘邦道:敌不过。陈平继续问道:陛下你看满朝将军,用兵能有及得上楚王的吗?刘邦道:也没有。陈平道:那就是了,发兵攻打楚王,那不是逼着他更快谋反吗,且陛下兵不如楚精,将不及楚王能,我看是危险了。此言一出,刚才提议发兵的将军们面面相觑,冷汗直冒。陈平见状,笑笑继续道:天子自古就有巡游天下,会和诸侯的说法,陛下只消宣告四方,称自己要出游云梦,令诸侯在楚国西界的陈县集合迎接,韩信必然不设防备,等他谒见陛下时将他擒获,不过是一个力士就能胜任的事情,又何须兴师动众呢?

刘邦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等到天子出游的消息传到楚国,韩信心里也不免有些犹豫,一方面他并不觉得云游有什么阴谋,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刘邦一直对自己怀有疑惧,他在想需要趁这次谒见时献点什么特殊的礼物,才能让刘邦感觉到自己的忠诚。两个月后,从长安出发的天子巡游队伍浩浩荡荡地赶到了陈县。韩信捧着一样东西,毕恭毕敬地上前拜见刘邦:陛下南游云梦,亲临鄙境,臣荣幸之至。臣特备薄礼以奉,敬望陛下笑纳。刘邦问道:哦?是什么礼物?韩信打开礼盒,赫然是一颗人头,他道:这是当年项羽麾下猛将钟离昧,逃亡在我境内,我知陛下日夜担忧,四处求购他的首级,故此奉上。

不得不说,在战场上用兵如神的韩信,在政治手段上实在是太幼稚了。他满以为献出项羽的旧部下就能显示自己忠心,消除刘邦疑虑。可一个兵败逃窜的亡将钟离昧算什么呢,地方千里、拥兵百万的他自己,才是最令刘邦日夜担忧的。只听刘邦一声令下,两旁的武士瞬间上前,将捧着礼盒、一脸愕然的韩信擒获。

愤恨的情绪瞬间袭上心头,韩信动弹不得,只能狠狠地道:俗话说: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如今天下以定,我也到了该死的时候了。休怪我心狠,是有人告楚王你谋反。刘邦嘿嘿笑着,掩饰尴尬。出乎韩信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被处死。刘邦只是剥夺了他诸侯王的爵位,降为淮阴侯。侯与王最大的区别是,侯虽然有自己的食邑,可以拿赋税,但没有领土可以治理,没有私人军队,也就对中央没有了军事上的威胁。

这样的处置说明,起码在这个时期,刘邦对帮助过他的功臣还留有余地,只要解除他们的武装和根据地,他就满足了。但韩信的内心自然是极度失衡的,他无法接受这样不公的待遇,论能力,诸将无人能敌;论功劳,他取魏、灭赵、平齐,最后垓下十面埋伏围困项羽,用萧何的话“国士无双”来形容他,真的一点儿都不过分。因此自从被降为淮阴侯,他就闷闷不乐,常常称病,很少见刘邦。而且他自矜其能,以和灌婴、周勃等人同等身份为耻。有一次去樊哙家,樊哙毕恭毕敬,跪拜着迎接和送往,谦逊地称:大王光临小臣寒舍,实在荣幸。韩信却甩甩袖子出门,叹道:想不到我竟然落到和樊哙为伍的地步。

韩信的自负、不平、处理人际关系能力之差在这段时间里显露无疑。他有什么可瞧不起樊哙的呢,无论是在霸上劝刘邦冷静、还是在鸿门宴上的表现,都足以证明樊哙既勇武、又理智、且忠诚。再说到和刘邦的亲密,更不是他韩信能比。樊哙担任过刘邦的参乘,也就是战车上保卫刘邦的职责,非心腹不能任之。

不仅如此,樊哙还是刘邦的连襟。他的妻子的亲姐姐,就是即将最后决定韩信生死的那个人:吕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