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三兄弟都是开国功臣,为何朱元璋始终没动他们?

2019-04-15 17:52    来源:乡土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十二个字,形象地描述出古代君臣关系中,一种难以破解的困境。打天下之时,皇帝面对众多的竞争对手,只恨手下文臣武将本事太小,恨不能让他们个个都智比诸葛亮,勇赛赵子龙。到了天下平定,强敌消亡之后,皇帝又只恨文臣武将的本事太大,生怕他们兴兵作乱,威胁到自己的皇位。

真正具有大智慧和大胸怀的皇帝,如刘备、李世民、赵匡胤等人,都会妥善处理好君臣关系,以诚相待,开诚布公,以海纳百川的容人之量,和强大无比的自信心,善待功臣名将,君臣做到善始善终。然而能做到这一点的皇帝实在寥寥无几。更多的皇帝,选择了灭绝人性的屠戮手段,把这些劳苦功高的开国功臣们杀戮殆尽,宁留下万世骂名,不留一时之后患。

明太祖朱元璋就是这种情况的一种典型代表。朱元璋出身寒微,曾经沦为乞丐浪迹天涯,受尽人间苦难和冷遇,在打天下时,又历经十余年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逐渐养成了冷血而残酷的狠辣性格。对这些与他一起搏命疆场多年的老弟兄,他毫无信任和感恩之心,反而把他们视为威胁皇权的最大敌人,不惜痛下毒手,把他们一个个送上鬼门关。

不过也有例外情况。明朝开国武将中,有亲兄弟三个,三兄弟都得以躲过朱元璋的屠刀,难得地以富贵善终。这三人是老大巩昌侯郭兴,老二武定侯郭英,老三骁骑舍人郭德成。老大郭兴,是朱元璋从龙之臣,很早就担任朱元璋的护卫,并凭借战功逐渐升任统兵武将。《明史》记载,在鄱阳湖大战中,郭兴献上火攻之策,一举扭转了朱元璋的战场劣势,为击败陈友谅立下功劳。

洪武三年大封功臣,郭兴凭借资历和战功被封为巩昌侯,跻身于第一梯队六公二十八侯之中。郭兴属于那种低调平实之人,能力与缺陷都不突出,在明初的璀璨将星之中,很不显眼。正是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使得他避开了朱元璋的注意,躲过了屠刀,最后病死家中。

老二郭英,在三兄弟中能力最强,战功最大,名声最响,是名副其实的名将。在对抗陈友谅的战斗中,朱元璋遭到敌将突袭,郭英及时赶到把敌将斩杀,朱元璋当场赐予他一件战袍。对抗元朝名将王保保时,郭英带领十几个人夜袭王保保营帐,与常遇春里应外合击破王保保。郭英从不居功自傲,《三家世典》记载,他为人“恭俭诚实”,“攻克州郡,必禁掳掠、戒杀降、封府库、收簿籍,一钱、尺帛不敢私”,凭借无比的忠诚赢得了朱元璋的信任,使得他免于登上屠戮名单。

老三郭德成,在三兄弟中才干最为平庸。无论勇武还是智略,他都乏善可陈,既没有运筹帷幄之策,也没有冲锋陷阵之功。但他精于谋身之道,《明史》记载,开国后,两个哥哥都封为侯爵,他仅仅被封为骁骑舍人。但他却不以为意。朱元璋想提拔他一下,他却很有自知之明,对朱元璋说:“我喜欢喝酒,且才能一般,做的官大了,责任也很大,万一误事,陛下就会杀了我。人活着就图个舒服快乐,多攒点钱、多喝点酒我就心满意足”。

朱元璋一听很高兴,赏给他御酒百坛和很多金币,“宠遇益厚”。有一次郭德成在御宴中喝多了,撒泼打滚披头散发,朱元璋看见后说:“真是个醉疯汉,头发如此散乱,难道不是喝酒的过错?”郭德成正在醉中,口不择言说道:“臣也很厌恶这些头发,把它们都剃光才痛快。”朱元璋一听“默然”。因为他曾当过和尚,最忌讳听人提起这段经历,郭德成无意中犯了大忌。

郭德成酒醒后,想起此事十分后怕,但他有的是办法,立即把头发剃光,穿上僧衣,装模作样口诵佛号。朱元璋知道后对他妹妹宁妃说:“始以汝兄戏言,今实为之,真疯汉也。”还以为他是在胡说,没想到他想真把头发剃了。真是个任性的疯汉。从此再不把他放在心上。依靠自知之明和装疯卖傻,郭德成的保命之道比两个哥哥都聪明,躲过了朱元璋的忌恨,得以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