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成“高危职业”?是时候向恶俗婚闹亮剑了!

2019-05-19 18:14    来源:人民网

5月16日,网上曝出一段“伴娘被婚闹压床猥亵”视频,迅速登上新浪微博热门话题榜,阅读量与讨论量分别达到717.5万次和1720次,网友纷纷谴责“婚闹”者,呼吁警方严惩。18日,广东顺德警方发布通报称,经核查未发现警情,发布者交待视频从网络获得,来源无法查证。

视频未查实来源,此类现象在各地屡有发生。恶俗的“婚闹”频频搅动舆论场,说明此乱象触动公众敏感神经。此前,“婚闹”话题也曾“上榜”——2016年演员包贝尔婚礼上的“闹伴娘”风波就引起了很大争议,最终包贝尔公开道歉。

不只包贝尔的婚礼,近年来“婚闹”事件在多地曝出,恶俗下流程度一再刷新下限,不仅强迫当事人扮演种种不雅角色做搞怪动作,甚至演变为公然性骚扰乃至集体猥亵妇女,导致婚礼现场沦为涉嫌犯罪现场,“伴娘”被划归“高危职业”之列。

“闹新房”本是传统婚俗,旨在烘托气氛和送上祝福,但无下限地“闹”让它走了样,变异成“陋俗”。究其原因,糟粕流延固然脱不了干系,但归根结底,还是规则、秩序、道德意识的缺失导致行为失范。如此恶行已远非“一场闹剧”可以概括。它明显逾越了民风民俗的层面,涉嫌故意伤害他人,强制猥亵、侮辱妇女以及扰乱公共秩序,理应受到法律制裁和道德谴责。

众目睽睽下上演的恶俗“婚闹”,是对社会公序良俗的公然挑衅,对妇女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的侵犯,更是对文明的亵渎和对法治的践踏,亟待全面治理。仅靠个人自律显然无法阻止这种丑恶现象的发生,必须借助法治的利剑遏制一些人的肆意妄为,通过社会治理推动移风易俗。

为扬正气、树新风,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频频发力。今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大力倡导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特别强调“对婚丧陋习、天价彩礼、孝道式微、老无所养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将农村移风易俗提到了新的高度。

近期,各地也在向恶俗“婚闹”密集亮剑——陕西安康市开出首张不良“婚闹”罚单,限期一日将公共设施及树木恢复原貌,并处以500元罚款;山东省莘县七部门发文明令禁止恶俗“婚闹”行为,低俗、恶俗、危险闹婚将被依法处罚。

行政手段与法律处罚二者对接补充,堵截合围作用明显。期待更多地方向恶俗“婚闹”现象“宣战”,严惩违法行为,净化社会风气,提升人民群众的安全感。

要彻底铲除恶俗“婚闹”滋生的现实土壤,还有赖于公众文明观念水线的提升。文明没有旁观者,自觉抵制丑陋婚俗、与违法行为做斗争既是道德责任,也是公民义务。只有让低俗、恶俗、媚俗风气丧失立足之地,本该承载着美好寓意的婚礼才能回归文明、回归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