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人语:好怀念妈妈的辣椒酱

2019-07-20 01:26    来源:愚伯的自留地

文:张伟

图:来自网络

每年夏天,妈会煮一大锅黄豆,放在那儿让它发霉。加盐,然后再怎么办具体我说不上,最终会经过太阳的暴晒晒成一大盆老酱。

为了防止苍蝇捣乱和树叶的坠入,上面罩着绿色的纱窗布,这盆酱就放在堂屋门口西边的走廊下,妈妈还时不时的拿着木铲搅拌一下,让其均匀的风干。那酱,在阳光下乌黑发亮,特别诱人,有时,妈还会折几枝茴香放里面,炒菜的时候加点, 味道好极了。

暑假到了,妈提前泡面头,活发面,汗流浃背给我们蒸一锅发面馒头,再炒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辣椒酱,多放油,炸炸葱花和八角,多远都冲鼻子的香味。青椒特别辣,而酱非常香,一起炒好,越吃越想吃……

母亲做的辣椒酱从原料到成品,一道一道都是她亲历亲为。是那样的麻烦和琐碎,但母亲却做得那么津津乐道。

馋猫如我,经常就着辣酱,不知不觉一个馒头就轻松下肚了,而且还意犹未尽,舍不得离开厨房半步。嘴里辣的吃哈吃哈滴,还只说好吃,解馋。

那个年代,啥都好吃。现在啥都无所谓。只是母亲老了,渐渐的,我长大了,为了生活,离开了生我养我的乡村,在外的日子,我吃过甜面酱、牛肉酱、麻辣酱、老干妈等各种酱。 却怎么也吃不出老家母亲自晒豆瓣酱的味道,不是说其它酱不好吃,可能是我对老家的辣椒酱有种难舍的情结吧。

因为,母亲晒制的大豆酱,浸润着母亲对家人对生活的挚爱,她是把感情全然放进了酱里,因此,母亲的大豆酱有一种家的味道,有一种亲情的味道,有一种阳光的味道,也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怀念那些旧时光,太阳走得很慢,母亲很年轻,我可以缠在她的周围撒娇,做饭时帮她打下手,逃避干活装着写作业。

想念妈妈做的辣椒酱,它在我的记忆深处兀自芬芳,醇香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