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掌握制空权的美军斗智斗勇?志愿军这支特殊部队有一套!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如何与掌握制空权的美军斗智斗勇?志愿军这支特殊部队有一套!

众所周知,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美军空军牢牢掌握着制空权,他们在第一、二次战役中投入战场的飞机有一千一百架,而到第五次战役时猛增至一千六百八十架。不仅白天控制着天空,晚上也彻夜轮番封锁着交通枢纽地段。

汽车部队是志愿军中的一支特殊部队,但由于汽车体积较大,不易隐蔽和伪装,因此也是最容易成为敌机空袭的目标。在这样的情况下,汽车部队如何与美军斗智斗勇呢?他们在长期的实践中还真的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

美军在发动空中“绞杀战”时,每日出动飞机约九百架次,其中只有九十架次用于支援前线地面部队作战,其余都用以攻击中朝军队的后方。其空中战略的目标,是企图使中朝前线部队陷入无粮无弹、不战自退的境地。

志愿军将士从实践中发现一种有效的报警办法,那就是在公路沿线的交叉地段的制高点设防空哨兵,敌机飞来即鸣枪报警,通知汽车熄灯慢行,使敌机来到上空时,地面已是一片漆黑,失去目标;敌机飞去后,哨兵又即鸣枪消警,通知驾驶员开灯加速。

这一有效的措施,很快推广于整个抗美援朝战场,大大地提高了运输效率。

敌机惯用重磅炸弹摧毁桥梁,炸塌傍山陡路,有时十几米长的路面全被炸没,使你难以修复;它还沿途乱抛定时炸弹、子母弹,叫你防不胜防,不敢通行;甚至还在公路上散播三棱铁钉,专以刺破汽车轮胎。

志愿军依靠着上百万的中朝军民组织起来的抢修大军、民工队和当地老百姓,分段包干,你炸了,我就修复;你抛下了定时炸弹,我就排除。你再炸,我再修,你再抛我再排除,天天与敌人斗智斗勇。

美军还以其海军优势配合空军封锁沿海的铁路、公路要害地段。

比如元山是东海岸的港口城市,也是南北交通的枢纽地带。志愿军收复之后,美国海军舰只在封锁海面的同时,用舰上的远程大炮与飞机相互配合,不定时地向交通咽喉点进行封锁性发射。

1951年4月间这里是志愿军运输的必经之路。第27军汽车连的驾驶员们凭勇敢和机智,拉开距离,穿梭往返。

当时连长张有福坐的吉普车挡风玻璃和车棚是全部敞开的,在加速冲过封锁点时,为躲弹坑,方向盘打得过猛,车子跳动厉害,一下子将张有福抛到好远的路边。

驾驶员发觉了,紧急刹车时,车子还滑出十几米。文书和通讯员急速跳下车跑来架起张有福,连拖带拉飞速上车。敌炮在他们周围轰鸣,他们均未受重伤。

驾驶员们在实践中逐步摸索到敌机的特性和空袭封锁的规律,已觉得它不那么可怕了。从不开大灯就不敢在公路上开车,到能小灯行车,甚至闭灯行车;由见到敌机抛下照明弹吓得不敢动,到学会利用敌机的照明弹的微弱之光,闭灯加速跃进式前进。

在伪装防空方面,他们也学会了灵活多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以迷惑敌机,敢于同敌机斗智斗勇、兜圈子。

哈尔滨来的支前驾驶员何尚福,勇敢机智,胆大心细,在一次敌夜航机跟踪袭击时,他时而开灯猛跑,有意让敌机发现目标,诱其跟踪;时而又闭灯行驶,使敌机突然失去目标,只能乱打乱射,最后,凶狠的敌机因冲击的惯性作用过大失去控制,撞山自毁。何尚福因此荣立一等功,获得了友邦颁发的二级战士荣誉勋章。

班长李志强在遭到敌机袭击,车上弹药箱起火的危急时刻,勇猛冲到车上,抱起带火的炮弹箱飞步抛下路边山涧,当他把最后一箱带火的弹药箱抛出手后,即爆炸于峡谷之中。他的那种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是一种无声的号召力。

青岛支前驾驶员邹天仁在夏季阻击战中,不顾敌机实施“绞杀封锁”战术,克服雨季河水猛涨、山洪不断的困难,在由小芦福里向昌道里运送弹药和副食品任务中,他首创一夜往返一次行车200余公里的运输记录,为全连掀起夜夜往返一次的革命竞赛活动起了推动作用。

邹天仁驾驶的是“五一”式嘎斯车,载重2.5吨,自1951年3月至1952年6月近500天,安全行车达4.2万公里,完成运输任务4.75万吨,创当时全志愿军的最高记录。他立了特等功,被志愿军政-治部授予“万里号”的光荣称号,并获友邦颁发的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