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的亚洲赌王:曾纵横赌场一夜赢550万,“出千”露馅被剁双腿

(2/5)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频道  >  正文

悲惨的亚洲赌王:曾纵横赌场一夜赢550万,“出千”露馅被剁双腿

在拜师之前,尧建云已经输掉了几年也赚不回来的钱。但就像《武林外传》中的六指琴魔所说:“输了的想赢回来,赢了的想赢更多。”

尧建云学“千术”,就是想把输了的都赢回来。杨红光见他面有凶光,不大愿意教他千术,但架不住尧建云软磨硬泡一个月,杨红光最终松口:“我打牌的时候,你可以站在我身后看。”

此后一年,每逢杨红光赌博,尧建云都站在他身后,仔细研磨他的千术。

从如何凭空变出牌,到如何换牌,如何藏牌,几个月的练习,尧建云逐渐参透其中的奥秘。尧建云有一双大手。“老天爷注定我走这条路,”他说,“为什么别人看不懂,我一看就懂了,天生干这个的。”

出师之日,杨红光对尧建云说:“江湖险恶,好自为之!”

只可惜,那时的尧建云并不能体会这8个字带给他的真正含义。

他一头地扎进名与利的世界。

有次他参加一个赌局,打梭哈(扑克游戏的一种),开场就说:“我没带太多钱,你们都是老板,我来自江西,产穷光蛋的地方,跟你们浙江人比起来差十万八千里。我就是来玩的,太多我也玩不起,还要养老婆孩子。这样吧,一把牌见成效,我只带了50 万。”

对方发牌。他赢了,变成100万。这第一把,他没搞鬼,真的是运气。

他接着问对方:“还想玩吗?”“还想”。仍是对方发牌,他又赢了,变成150 万,这次还是运气。到了第三把,他问:“还要玩吗?”对方说:“要。”

“好啊,”他客气地说,“但是,对不起,轮到我洗牌了。”当然,他又赢了。这一次,不是运气。

这时该缓口气了。他语重心长地说:“今天你不要玩了。三把牌我都赢了,这是天意,你脸上写了一个死字,老天爷今天给我机会。你还要玩吗?不好意思,我要先休息一下。”

接下来他不打梭哈了,五百、一千地玩小牌,并开始逍遥地抽起了烟、喝了点酒。打了七八个小时,边打边调侃:“你还赌得起吗,赌不起可以滚蛋了,你还有那么多钱吗?”

对方已经红了眼:“有,当然有,我借。”然后几个电话打出去,借来400 万。这时赌场已经变成了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还要打?好。但牌要我来洗,我来发。”赢了最后这一把大的,他起身走人。对方瘫坐在椅子上,站不起来。

一夜时间,50万变600万,尧建云一战成名。赌桌上,他如鱼得水,凭借出色的身手,迅速积累财富。

他不曾料想到,赌博赠与他的一切,都将会在日后统统收回。公海“杀猪”

上世纪90年代,江浙人发迹的初期,四处都是钱,人有钱就好赌,有人输了钱,不服气,想赢回来。怎么办?找枪手“杀猪”。

“杀猪”意思是几个人合伙设骗局,枪手是杀猪的屠夫。

尧建云声名在外,是当时最好的枪手。

接到客户通知后,他换个名字,拿上200万,开个饭店或者美容厅,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做生意的。这些都是铺垫。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