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内蒙古草原音乐传承与发展艺术研讨会召开 雷涛作演讲

(1/3)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内频道  >  正文

首届内蒙古草原音乐传承与发展艺术研讨会召开 雷涛作演讲

八月的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阳光明媚,鲜花盛开,水草丰美,牛羊成群,迎来了“首届内蒙古音乐节暨内蒙古草原音乐传承与发展艺术研讨会”盛会。这次活动由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锡林浩特盟行政公署主办,由内蒙古文联副主席、著名诗人、词作者阿古拉泰总策划、总执导,当代内蒙古音乐研究的奠基人、开拓者乌兰杰先生,中央民族歌舞团男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拉苏荣,中国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内蒙古德德玛音乐艺术专修学院院长德德玛,陕西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陕西文学基金会理事长、著名文化学者雷涛,国家一级作家、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高建群等文化艺术名家出席了活动。

8月15日下午,在“内蒙古草原音乐传承与发展艺术研讨会”主会场,雷涛先生做了关于“蒙古族音乐对国内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相互借鉴和影响”的主旨演讲,收到了与会全体参会者的广泛好评。 雷涛先生的演讲主要阐述了自己对内蒙古文学艺术的见解和看法;蒙古族音乐的特色,以及对民族道德品质的塑造和精神滋养的作用;蒙古族音乐对国内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相互借鉴和影响。 雷涛先生说:我们的孔老夫子讲“礼”和“乐”,这是构成我们中华民族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我们对“礼”是非常重视的,但是对“乐”,远远的重视不够。三千年前,孔老夫子已经提出这个问题,但是为什么到了今天,到了当代,我们却忽视了“乐”。孔老夫子讲“礼”是治外,比如说我们作揖、磕头以及其他礼仪,这都是外在的东西;但是“乐”为治内,是治心的。我的的心灵,我们的品格,我们的道德怎么样,音乐是作为一种非常不可取代的滋养的存在,但是我们现在音乐的教育,音乐的普及都大大的落伍了,这构成了我们民族精神的一种残缺。前几年,我们民族的表现可以说整体充满了一种躁气,这几年,我们在躁气的基础上又形成了一种戾气、匪气,这是我们时代的悲哀。我们打黑就是要狠刹这一种“戾气”和“匪气”。 蒙古族民歌、维吾尔民歌、藏族民歌、陕北民歌,都有一种长期的借鉴、相互融通,这些民歌既有各自的风格,也有某种内在的联系。蒙古族民歌为什么打动了我的心扉?除了它的嘹亮、辽阔、悦耳,我最看重的,是它淡淡的忧伤感。这种忧伤感究竟是什么呢?我最近几年着重的在思考着这种问题,所谓的淡淡的忧伤,就是一种乡愁。蒙古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放牧民族,逐水逐草而居,当他离开这一方水草地时,当他和恋人依依惜别时,当他和所有亲朋好友告别时,都会产生这种忧伤感,还有当地的王爷掠夺他们土地和牛羊时,他也会有一种忧伤惜别和悲愤。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