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书鸿:选择了敦煌,就是选择了一生的守候

(1/4)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常书鸿:选择了敦煌,就是选择了一生的守候

常书鸿回国后并没有获得直接到敦煌的机会。他被徐悲鸿聘为北平艺专教授。一次学人聚会上,他见到了同样痴迷敦煌的建筑学家梁思成。梁思成告诉他,敦煌壁画中有大量失传的唐宋建筑实物和图像资料,他们约定有机会一定去敦煌研究整理。

然而,卢沟桥的炮声震碎了艺术家的敦煌梦。1938年,北平艺专迁往西南。这时,常书鸿的妻子陈芝秀带着女儿沙娜也从法国回来了。国难当头,一家人刚刚团聚,便踏上了漫长的逃亡之旅。

1941年,常书鸿调任教育部美术教育委员会,一家人总算在重庆安顿下来了。

1942年秋天,梁思成来找常书鸿,问他愿不愿意到拟议中的敦煌艺术研究所工作。天哪!这不正是常书鸿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吗?

20世纪40年代常书鸿在洞窟临摹

原来,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从敦煌考察回来后提出的议案获得了通过。梁思成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向于右任力荐常书鸿担任所长。

1942年8月,国民政府成立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陕甘宁青新五省监察使高一涵任主任,常书鸿任副主任,张大千、窦景椿等5人任委员。

常书鸿离开重庆时,梁思成送了他四个字 :“破釜沉舟 !”徐悲鸿送他一句话 :“要学习玄奘苦行的精神,抱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决心。”

从塞纳河畔到北平街头,从山城重庆到河西走廊,常书鸿辗转8年,跨越千山万水,终于来到了魂牵梦绕的敦煌。

站在莫高窟前,看到无数开凿在峭壁上的石窟,看到比伯希和画册精彩万倍的壁画、彩塑,常书鸿感到,他的生命注定要和偏僻荒凉的敦煌联系在一起了。

20世纪40年代,常书鸿、常沙娜和“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职工在宕泉河砸冰取水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