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陵地宫有多少水银?专家:你看山上的石榴树就知道了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秦陵地宫有多少水银?专家:你看山上的石榴树就知道了

从门阀士族到官僚主义的数千年历史长河中,一介布衣任职中枢翻云覆雨的情形屈指可数,但有一个时代却总让人魂萦梦绕,便是春秋战国时期。一个战乱不断礼崩乐坏的风云时代,高低贵贱的血缘之争退居其次,智慧与力量成了左右时局的唯一砝码。稷下学宫百家争鸣,布衣卿相的时代就此到来,这场千年难得一见的思想剧变其最后的象征莫过于陈胜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一个社会底层的农夫吹响了惊世骇俗的号角,使得划时代的秦帝国亡于旦夕之间。看似昙花一现却未能改变“百代皆行秦政治”的历史趋势,也没能抹杀“千古一帝”秦始皇的不朽功绩,而与之相关的诸多千古谜题更深入人心,秦始皇陵便是其中之一。

秦始皇坐拥天下,六国的能人异士为其所用,无论是生前的制度还是死后的地宫都彰显了古人超前的智慧。而秦始皇陵聚集天下奇珍异宝,虽是李斯督造,但结构机关却是精英汇聚而成。而觊觎墓中财富者前赴后继,数千年来前往以身犯险的不知凡几。秦三世时便有名人项羽焚烧秦国地上建筑,盗掘始皇地下陵墓,但项羽举六国之士挖掘数月也没能找到始皇主墓的地宫位置。随后高祖刘邦下令保护并迁居农户已收民心,开启了历朝守护秦陵的先河。但每逢乱世,无论是如曹操的群雄筹措军资还是如温韬的宵小趁火打劫,秦始皇陵一直都是他们心中的首选。让人诧异的是时至今日秦始皇的主墓地宫依旧完好无损,无论是盗墓贼如过江之卿的古代还是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尚无一人窥见地宫内貌,足见当时秦始皇的卓越远见,以及助其实现胸中蓝图的六国能人的卓越智慧。

相比之下,得益于科技成果的今天,考古也因此相得益彰。1962年的初次考察便已探得秦陵的初步范围相当于当前故宫面积的78倍,更为让人惊讶的的是根据其宫墙的参数来看,其质量足以经受8级以上的地震,想必德国制造也会肃然起敬。科技考古的成果远不止此,根据现有的科技,专家对秦陵进行了汞量测试,结果证实了司马迁的记载“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并非空穴来风。秦陵内有一万二千平方米的汞异常范围,约有205个PPb的平均含量,最高的约为1500PPb。虽然外围含量相对较低约在5~65PPb的范围内,但都足以证实秦陵内部大量水银存在的事实,而在秦陵随处可见的石榴树也因此让人退避三舍。

而秦陵之所以注入如此之多的水银,其目的显然不是单纯的为了模仿江河湖海。水银在秦陵的运用彰显了秦人研究和运用水银的壮举,熟悉化学肯定知道汞是常温下唯一一种可以流动的液态金属,古人因此称之为水银不无道理。其内聚力强、蒸汽压高、挥发性强的特点注定了他是绝热的不二之选。古人尚不知驱热降温的冷藏原理,但从汞的研究中认识到其可以作为冷凝剂来充当地宫密闭后的隔热层,以防止尸体腐烂。加上汞在蒸发后产生的剧毒具有极强的杀菌作用,对于尸体保存更是一箭双雕。

诸多史料证明先秦时候的炼丹著作中汞并不陌生,而汞在自然界中则是以化合态存在,也就是古人说的“丹”,而硫化汞则是古人说的“丹砂”,根据丹砂具有升华、还原的特殊性质,加上古人的长期研究便有了东汉“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河上姹女”指汞、“黄芽”指硫黄)、汞白为流珠”的结论,足见炼丹化汞的应用在先秦早已不是新鲜事。至于产量再看当时巴蜀和陕南的地理环境对于坐拥天下的秦始皇来说也并非难事,巴寡妇清的传奇故事也是家喻户晓。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