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绢纸上,一个在庭院里:那些成为画史经典的园林图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一个在绢纸上,一个在庭院里:那些成为画史经典的园林图

文 图|刘珊珊

园林和山水画是一对姊妹艺术。它们是古代士大夫理想生活的双重载体。在古代文人心中,“山林”作为“朝堂”的对应面而存在。对于久处风云诡谲的朝堂中的士大夫来说,山林是他们梦想的庇护所。青年时代,他们要从名山大川的游历中磨炼胸襟,增长学问。入仕后的官场斗争中,山林是他们从容撤退的休憩之所。到功成名就之后,山林又是他们的归隐颐养之所。

山林是隐士追求人格独立与心灵自由的场所,但并非只有隐士才寄情山林。朝中的高官也在山中营建居所,比如出身名门的谢灵运在会稽建造始宁山庄,李德裕在洛阳建造平泉山居,以便能够随时欣赏美景。人们还进一步在日常起居的庭院中筑山理水,这样不必长途跋涉,就可以体验山水的趣味。理想的生活是像苏轼说的那样,“开门而出仕,则跬步市朝之上;闭门而归隐,则俯仰山林之下。”

中国山水画的产生,也是源自士人对山林的向往。传播最广的是南朝画家宗炳的故事。他喜好山水,热爱远游,年轻时遍访各地的名山大川,后来年高多病,他担心不能再出游,于是将生平见过的名山胜水都画到居室墙壁上,“澄怀观道,卧以游之”。从这个角度来看,山水画和山水园林是同源的,它们一个在绢纸上,一个在庭院里,创造出一处缩微的自然,以实现人们“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的理想,成为古代文人内在精神的两种外在承载。

《草堂十志图·草堂》摹本,北宋,李公麟,纸本,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唐代人最爱摹写自家的园林。唐玄宗年间的著名隐士卢鸿,依照自己在洛阳南郊的嵩山草堂绘制了《草堂十志图》,被后人奉为经典,如今仍可见传为李公麟的摹本。开元天宝年间,王维将自己位于辋川的别业绘制在清凉寺的墙壁上,共二十景。后世《辋川图》摹本甚多,以宋人的版本为佳。园林与园图,作为园主精神风度的写照,流韵深远,既成为画史上的经典,又让后世造园家追慕。到了宋代,园林更成为画家竞相描绘的主题,张择端《金明池夺标图》描绘了北宋东京的水上皇家园林,金明池内龙舟竞渡的热闹景象。洛阳最著名的私家园林——司马光独乐园的景致,也被画家逐一记录下来。

元明时期,山水画和山水园林相互交融,都达到了极高水准。造园领域活跃着许多画家,如造园名著《园冶》的作者计成年轻时擅长丹青,中年改行造园,一举成名。张南阳自幼跟随父亲学画,成年后“以画家三昧法,试累石为山”,成为一代名家,设计了江南两大名园——弇山园和豫园。在这个时代,将画意引入园林,用画法营造园林,已经水到渠成。精通绘画成为造园家的必备修养之一,描绘园林也成为画家经常接受的委托之一,我们今天看到的园林画大多产生于这一时期,吴门画派、松江画派、金陵画派……都创作了许多园林绘画,与明清的园林盛世交相辉映。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