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放用地审批权,没有专家解读的那么复杂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内 频道  >  正文

下放用地审批权,没有专家解读的那么复杂

3月1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3月6日,自然资源部印发《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的通知》。这两个重要文件于3月12日正式公布后,引起很大反响。一些资深土地行业专家以及不懂装懂的“砖家”、“网络写手”纷纷发声,各种长篇解读文章迅速充斥网络,让人看了云山雾罩,不知所云。

其实站在业内看,这两个文件最大的亮点就是将涉及永久基本农田的转用、征收以及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土地征收审批事项,以试点方式由国务院委托下放给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广东、重庆8个省份人民政府。同时,自然资源部也将用地预审权和先行用地批准权同步委托下放给8个试点省份自然资源主管部门。

这8个试点省份,才是用地审批制度改革的最大受益者。

对其他未列入试点的省份来说,面对永久基本农田占区域内耕地比例80%以上的实际情况,如果建设占用永久基本农田,仍然要报国务院审批,受益不大。

为此,中国土地学会常务理事岳晓武发出疑问:建设用地审批权下放的力度够大吗?他就《土地管理法》修正后,非试点省份在用地审批方面具体列出了三种情形:

1.城市圈内批次农用地转用,省会城市和100万以上人口城市由省级政府审批,其他城市由省政府或其授权机关批准,村庄、集镇批次转用可由省政府授权的设区市政府审批;

2.圈外单独选址项目农用地转用,涉及永久基本农田的,报国务院审批,不涉及永久基本农田的,报省政府审批(由于耕地的80%以上划入了永久基本农田,单选项目实际上很难避开永久基本农田,实际上绝大部分单选项目,特别是水利、交通等线性工程用地转用还要报国务院审批)。

3.土地征收不变,征收永久基本农田、超过35公顷耕地或超过70公顷其他土地的,要依法报国务院批准。

用地审批权下放,主要解决的是“效率”和“权责对等”问题,而且只是试探性迈出了一小步,在解读方面不必夸夸其谈,过于扩大化。如果说直接影响,就是可以适当减少8个试点省份由于过去审批层级过高、审批时间过长带来的大量国家和省重点项目程序性违法用地问题,其他省份也相应会减少一些不占永久基本农田的程序性违法用地。

“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是个难以跳出的怪圈。

对下放用地审批权,国家显然是持谨慎态度的。《决定》提出试点期限为1年,明确将建立健全省级人民政府用地审批工作评价机制,根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土地管理水平综合评估结果,对试点省份进行动态调整,对连续排名靠后或考核不合格的试点省份,国务院将收回委托。同时要求确保相关用地审批权“放得下、接得住、管得好”。

把权力放下去,把监管抓起来,是改革的总要求、总方向、总趋势。新修正的《土地管理法》四十四条、四十六条对转用征收权限有具体规定,另外农村宅基地审批权和设施农业用地备案也已下放到乡镇政府。此前,一些省份在下放用地、用矿审批权方面也进行了积极探索,但基于放权以后,一些地方由于监管缺失或不到位,确实存在一放就乱的实际问题。因此,如何通过健全完善监管体系,切实真正跳出“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的怪圈,才是问题的关键。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