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掉ECMO,拔除插管,这只ICU里的“战斗机"帮他找到失联20多天的家人

(1/5)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撤掉ECMO,拔除插管,这只ICU里的“战斗机"帮他找到失联20多天的家人

这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智能手机,颜色也是最普通的黑色。但是对64岁的朱阿姨来说,它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一天中,她最期待的时刻,就是拿起这只手机和女儿视频。

朱阿姨是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住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支援荆门医疗队负责的新冠ICU(重症监护病房)内。病房里的这只手机是她和家人说上话的唯一渠道:几分钟,几句嘱托,彼此问个好,都能让她舒心一整天。

“我们基本每隔三天,就用这个手机和患者家属通一次电话,沟通情况。还在手机里添加了很多患者家属的微信,方便他们视频。” 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新冠ICU负责人、浙大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周建仓说,有些患者自从住进ICU后,就和家人失联,最长的有20多天,“最后就是通过这只手机联系上家人。”

能和家人保持联系:视频里看一眼、电话上说两句,对ICU里的新冠重症危重症患者来说,这种精神慰藉没有人可以替代。

“很多危重症患者,一旦苏醒,都面临着诸多心理问题,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帮他们做心理疏导。”浙江省首批援荆门医疗队队员、邵逸夫医院精神卫生科医师张磊说。

就是这只手机联系着病房内外

和家人失联20多天,拔管后的他焦虑异常

30多岁的贺新森(化名)是荆门第一例ECMO患者。他年三十晚上被确诊,病情一直恶化,在当地几次转院,2月4日用上ECMO。2月12日,邵逸夫医院医疗队抵达荆门,他也被转运过来。2月20日,贺新森撤掉ECMO,2月27日顺利拔除气管插管。

“他拔管后很焦虑,对外界的问话也不怎么回应,有时候会发呆,反应也有些迟钝。” 张磊形容,那是一种人遇到重大灾难时僵住的感觉,那个时候,贺新森说话还不是特别连贯,只是反复报一个电话号码,“他可能是想和家人联系。”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