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想孩子,但襄阳更需要我”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当然想孩子,但襄阳更需要我”

他们是父母、儿女、丈夫、妻子,他们还是医生,是战士。“奉命于病难之间,受任于疫虐之际”,她剪掉了陪伴自己10年的长发,他放弃了和亲人一年一度难得的团聚,他们奔赴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一个多月后,他们凯旋。3月26日,记者视频连线了沈阳二四二医院的三名辽宁对口支援襄阳医疗队医生。

“战场”归来儿子要当医生

王斯阳是沈阳二四二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2月17日,在发热门诊已经奋战20多天的王斯阳和队友一起前往湖北襄阳进行医疗支援。

“我出生于医生世家。父母都是医生,已经快九十岁了。我的妻子、姐姐、姐夫也都是医生。疫情发生以后,家里人就说,我应该做好战斗准备了。”从沈阳二四二医院发热门诊到襄阳市中心医院,1700公里的跨度,更加艰巨和危险的工作环境,王斯阳对此却很淡定:“现在正是祖国需要的时候,也是白衣执甲与疫情作战的时候。妻子和姐姐、姐夫都在疫情前线奋战,我们都是医生,知道自己的责任。”

从襄阳回来后,王斯阳没想到的是儿子的变化。“前两天他跟我视频的时候说:‘爸爸,我也要当医生!’”

奔赴战场告别10年长发

“妈妈,我想你了!”辽宁对口支援襄阳医疗队队员、沈阳二四二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陈列凯旋的第一天,五年级的儿子就来到酒店阳台的下面,与她隔空喊话。

今年37岁的陈列曾有着一头乌黑的齐腰长发,出征前陈列含泪剪掉留了10年的长发。她在给儿子的信中说:“妈妈把剪断了的长发留给你,想我的时候可以摸摸它……”

“在襄阳,我的任务是随时观察病区内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情变化。在短时间内,我需要了解每名患者的状态以及发病原因,还需要了解他们的心态,每天都和他们聊天。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治疗的第一名患者出院时,向我深深鞠躬,此后,似乎成了一种仪式,每一名患者出院都会深深鞠躬,我每次都控制不住眼眶湿润。”陈列说。

人在沈阳心在襄阳

2月17日,沈阳二四二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朱凯披上战袍,出征湖北襄阳,参加一线抗击新冠肺炎战役。

朱凯15岁的孩子在成都念书,妻子陪读,一家人只有春节的时候才能团聚。“当然想孩子,但襄阳更需要我。”

“我们的ICU病区一共20名重症患者,有部分上了呼吸机。当患者逐渐撤掉呼吸机,拔了管,即将转入普通病房时,我是最高兴的。”朱凯说,“虽然人回到沈阳,但是每天都在关注襄阳市中心医院的ICU群。得知气管切开的患者已经可以进行四肢活动了,我非常兴奋,这是襄阳市危重症患者抢救中最成功的一例。”

“我有个心愿,疫情结束后,我要带着家人,一起去欣赏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朱凯说。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尚志文/文李浩/摄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