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伤害还是互相怜爱,这是很多女人的内心拷问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情感 频道  >  正文

互相伤害还是互相怜爱,这是很多女人的内心拷问

“女人心,海底针”,把女人的心思比喻成大海里的一个针头,虽然貌似夸张,但其实并没有多少失实的成分,这足以见得女人内心世界的复杂。

要分析女人的心理,除了本人之外,恐怕其他擅长此道的女人,也能略知一二,至于男人,怕是多说多错,多做多失了。

不过,笔者最近看了日本无赖派文学大师太宰治“女性独白体”短篇小说集《女生徒》后,忍不住要对这个结论做出纠正,因为太宰治太了解女人了,以至于这本书里所有的主人公都是以第一人称“我”来描述。

看过《人间失格》的朋友都知道,太宰治的文风是非常丧的,但在《女生徒》里,虽然丧的感觉也是无处不在,但总弥漫着一股“在这泥沼般的人世间,好想美丽地活下去”的气息。

《女生徒》里一共收录了10 篇作品,其中代表性作品《女生徒》中,虽然只是描写了一个女学生一天的大致生活,但她脑子里各种胡思乱想,却让人看出了少女心思,显得特别真实。

和其他少女一样,这个女学生从起床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冒出来,她会因为衬衣上绣着一朵白蔷薇,心情特别舒畅,却很快又因为在理发店里剪坏了头发,而左右难耐。

女学生对母亲的看法更复杂,她对母亲的各方面表现都不太满意,但在牢骚之后,又意识到自己现在只能跟母亲相依为命,做一个好女儿,尽可能照顾好母亲。

女学生晚上到浴室洗衣服,这本来只是一个她看起来是怪癖,但实际上很普通的一个事情,但在月光的映衬下,她想到了很多很多:“在这同一时刻,也许在某个地方,也有一个可怜、寂寞的女孩,也像我一样一面洗衣服一面在微笑着眺望月亮呢,的确在笑着,我相信。她住在遥远山村的山顶上一座孤零零的房子里,深夜人静了,她悄悄来到屋后开始洗衣服,她也是个内心满怀苦恼的小女孩。接着,在巴黎一条陋巷的某座破旧公寓的门前,也有一个和我同样年龄的女孩,正一个人悄悄地洗着衣服,同时微笑着仰望月亮。我毫不怀疑,就像从望远镜里真切地看到一样,她们都清晰地、栩栩如生地浮现在我眼前。”

女学生的想象力很丰富,但确实一点都没错,少女的烦恼虽然各种各样,但总归不会差太多,接下来,女学生还代表少女们,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命题:“真的,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苦恼,很快,我们就将成长为大人,那样我们今天的苦恼、孤寂就会变得毫无价值,变成笑料,或许可以成为追忆,但在彻底成长为大人之前,这段漫长而讨厌的时期如何挨过去呢?没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办,仿佛就像出麻疹一样,除了置之不顾,人们对我们束手无策。”

确实,很多人都觉得少女很麻烦,是青春期的叛逆和乖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们交流、相处,但摸不透少女的心思,实际上也是一个非常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

闻着百合花的香味,女学生开开心心地准备换了睡意睡觉,但母亲却闭着眼睛跟她谈起了夏天的鞋子太贵,母女俩又陷入矛盾的对话,这个小插曲之后,本文的真正寓意才出来:“明天,仍将是同样的一天。幸福,这一生都不会来造访的。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愿意相信它一定会来,明天就会来,这样我才能睡个好觉。”

女学生相信幸福会到来,但她没有把握,也不知道该怎么争取,虽然很无奈,但却是少女的通病,太宰治把这份微妙的心绪写到了极致。

在其他篇目里,太宰治的敏感和细腻,也是展露无遗:《雪夜的故事》写了一个女孩想把美丽的雪景,带回家给正在怀孕的嫂子看,虽然荒诞不经,却还引发了这个家庭的内部纷争,女孩和嫂子各自的心思,也是令人玩味;而在《蟋蟀》中,写尽了一个已婚女人的哀叹,原本刚开始欣赏丈夫画画的才华,不顾家里反对嫁给他,却在丈夫功成名就后,越发不开心了。原因则是丈夫高谈阔论、夸夸其谈,让她非常不爽,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丈夫应酬也多了,女人也就有了深深的幽怨,以至于成了脊椎里的蟋蟀,难受。

在太宰治的笔下,从少女到老妇,每个阶段的女人都有涉及,而且栩栩如生,他为什么会女人这么了解呢?恐怕跟他自己的人生经历脱不开关系。

太宰治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作家,一生辗转在各种女人之间,21岁时,太宰治偶遇银座咖啡馆女服务生田部目津子,几个月后两人相约投河殉情,结果目津子身亡,太宰治却活了下来,这段经历也带来了后面的悲剧。

27岁时,太宰治与初恋对象小山初代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两人企图吃安眠药自杀,结果被人全部救起。

39岁时,太宰治再一次与情人山崎富荣于玉川投水自尽,这次幸运之神没有降临,两人都没有活过来。

从太宰治的人生经历来看,他身边不缺女人,在跟这些女人的朝夕相处中,他对女人的认识越来越深刻,这些女人也成了创作中的素材,女人和女人之间、男女之间的复杂关系,就成了《女生徒》这本小书里的重要话题,令人无法释怀。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