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宛:冒辟疆最贤惠的妻,却生不为冒所爱

(1/8)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董小宛:冒辟疆最贤惠的妻,却生不为冒所爱

原标题:董小宛:冒辟疆最贤惠的妻,却生不为冒所爱

文:桐荫委羽(读史专栏作者)

我们所知道的古代女子,大多是才女、烈女或名妓,间或也有伟大的母亲,却很少以妻子的身份出现的,因为男人的笔墨若不用来歌颂怀念母亲,就大多用以风花雪月,把文字送予丽质的红颜,或者无关妻子的旖旎相思。

相思也是美的,却大多不直抒胸臆,偏偏要假借佳人之口,说佳人思念我,我必也思念佳人,如此云云,好像相思本该就是佳人的事,他不过是回应罢了,端的是高高在上的大男子主义,轻易不肯示一回弱,免得爱情一方谁先开了口,谁便处于劣势。

而这些被思念的红颜,不是歌女就是名妓,要么就是路遇的惊艳之人,无端被撩起相思,却只是惊鸿照影,只余一腔遗恨。

幸而虽然少,还是有给妻子的文字的,如苏武的《留别妻》 ,如杜甫的《月夜》,还有如冒辟疆的《影梅庵忆语》。

而冒的《忆语》,与忆内的诗词不同,他以长文的形式,给我们描述了一位贤淑恭俭的妻子,且这位妻子,因为被八卦的频率比较高,声名甚至盖过了作为“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她就是——董小宛。

董小宛为人所知,更多的不是冒的妻子,而是秦淮名妓。她曾是“秦淮八艳”之一,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第一流人物,吸引了无数的骚人墨客。冒辟疆亦是其中一个。

他是乡试期间与董小宛认识的,江南贡院与秦淮旧院不过一江之隔,原为才子佳人而设。参加考试的文人应试之余,结驷连骑,选色征歌是寻常之事,“乃文战之外篇”。

冒辟疆也不例外。他与友人寻访声色到旧院,见识了不少秦淮佳丽,也得识了董小宛。

他与她,相识颇为传奇。第一次,冒辟疆见董,她已是应酬归来,酣然半醉,冒只是遥遥一望,见她“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五色,神韵天然,懒慢不交一语”,遂惊爱之。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