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没有来回车票,你一旦明白和接受这一点,人生就简单得多了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情感 频道  >  正文

生命没有来回车票,你一旦明白和接受这一点,人生就简单得多了

看到这组雪景图,感觉太美太素。仿佛听到了雪花飘落地面秸杆上的声音,那种静柔的簌簌声。一种掠过儿时记忆里冬日的孤单便扑面而来,让人感觉是那么的宁静,仿如一副副素描,净化着心灵上的尘埃。不禁想到唐诗《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一个场景对于人的记忆有时是刻骨铭心的。那年,我五岁,在滇东部地区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冬天的晚上,我被一阵婴儿清脆的哭叫声从熟睡中吵醒。睁开眼,灯没有开,只点燃了一节蜡烛,在房间里昏亮昏亮的。只听见妈妈虚弱的声音说道:“我们就是这个命,现在天也快亮了,赶紧把娃抱出去吧!”我那时虽然年幼,但也懵懂了一些事。知道母亲当晚分娩了,要爸爸把这孩子抱走。如果不抱走,不止家里负担加重,更重要的是长年患病的奶奶没人照顾,平时父母都是两地分居,妈妈在乡下操持家务照顾奶奶和我,爸爸还要带着哥哥在外地工作上学。迷迷糊糊中,我望了一眼窗外,银白银白的。这时又听爸说:“我先去找个纸箱来,放在箱子里再带出去。”一会儿功夫,我就听见爸开门出去的脚步声。我不知道他将弟弟带去了哪里?大约半小时后,爸回来了,吸了一口冷气说:“外面雪还下大得很,我都交代好了。”我只听见妈妈捂在被子里在抽泣。这事过去了好些年,而我已早把它从记忆里忘掉了。只是每到冬天,就会听见妈妈叹气说:“要是你弟弟在,今天是他生日呢!”每当此时,我就会不满地说反对她说:“我也是冬天生的,你为什么就不会说起我的生日呢!”那时总觉得她有些重男轻女。要是弟弟生在我前面,那还有我吗?

这事又过去了很多年,直到我毕业参加了工作的第七个年头,在一次无意中听到母亲与姨妈说起当年出生的那个弟弟还活着,而且就在滇西部地区,而且混得不错,如今已结了婚。我当时的心情是五味杂陈的,即开心激动又忐忑不安,一种想要见上一面的心情一直在心头萦绕着。那个冬天的夜晚,一个婴儿的清脆哭声还在脑海里清晰地回荡着。我不知道他现在长得怎么样,是高大还是瘦小?想想,凭父母的优良基因应该也长得不错的吧。后来也因为各种原因,这个愿望一直没实现,包括我的父母,一直信奉着当年收养弟弟那对夫妇俩的诺言,都没见过面。三年前,听远房的一个亲戚传来消息说,弟弟死了,是患病走的。当时得知这个消息,我们一家都整个懵了,数月还沉浸在一种阴郁的空气当中,父母更是一下子老了许多。今年年初,终于从远亲那里寄来弟弟的照片,真是英俊帅气!可为什么老天这样不公呢?好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年前又接着姨妈的过世,这种生命的无常更让我看到了生命的短暂和脆弱。

那些无法割舍的情节就在就每一个亲人之间,那种天生的血缘是个奇妙的东西,就如上天早也给你注入拉扯好了的血液和筋络,碰伤一下就会使人全身疼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感受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疼。有时这种心里的空有如无边的黑夜,一种绝望到令人窒息的孤独。生命总是不完美,有些事总会令人抱撼终身。每到冬天,这种孤独感就更为强烈。我总是想起那个乡村冬天的夜晚,那声清脆的婴儿的哭声,幻想着那个风雪中夜归的人就是我的弟弟。

哲句说得好:生命是单程路,不论你怎样转变抹用,都不会走回头,你一旦明白和接受这一点,人生就简单得多了。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