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乱侃之——千古冤忠,沉冤难雪,遗臭万年的背锅侠赵括!

(1/6)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闲谈乱侃之——千古冤忠,沉冤难雪,遗臭万年的背锅侠赵括!

“长平之战”,一场因关乎天下气运而注定永载史册的宏大战役,数千年来一直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可不论人们怎么去探索,研究。其结果终究逃不出对“纸上谈兵”的赵括的指责和对“百万人屠”白起的追慕。而在经过数千年的演绎之后,堂堂赵国大将赵括也就不出所料的成了遗臭万年的反面人物。正所谓“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自古以来,无论是看事情还是求真相,哪有只是简单的就事论事的道理?就此而言,倘若我们真要追究“长平之战”的第一责任人的话,那么驰骋疆场、杀身成仁的赵括就绝不应该成为千夫所指的千古罪人。因为,归根结底的讲,他不过是个替人背锅的背锅侠罢了。

一:上党之战——秦国东出以谋天下的第一战

秦自“商鞅变法”以来,日益膨胀的国力促使他有了席卷天下的实力和欲望,但“阏与之战”的惨败无疑破碎了秦朝试图通过赵国来打通东出之路的计划。当此之际,魏人范睢入秦,向秦昭襄王点明,秦之败,是因为“越人之国而攻之。”的战略不当所致。并以“韩、魏处天下之中枢,且秦、韩两国地形交错,互为犬牙之势,实乃秦之心腹之患”的理由,提出“远交而近攻”,即:结齐、联楚、威赵而收韩、魏,渐次推进以谋天下的军事战略。当此之际,原本就因东出受挫而懊恼沮丧的秦昭襄王不禁闻言大喜,不仅完全采纳范睢的建议,更命其以客卿的身份担任相国之要职,全权负责秦国的军政大权。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刚刚主政秦国而迫切希望做出政绩的范睢,于是在公元前265年到公元前262年的三年时间里。连续不间断的对毗邻的韩国发动猛烈的攻击,并先后夺得少曲、高平、陉城、南阳、野王等五座名城,不仅完全切断韩国本土与上党郡之间的联系,而且还将偌大个韩国拦腰截为两段。当此之际,原本就因为“伊阙之战”而元气大伤,并就此患上“秦国恐惧症”的韩桓惠王在稍事抵抗之后,就果断的采取了壮士断腕的手段,派阳成君赶赴秦国,贡献上党地图以为求和之用。

韩恐,使阳成君入谢于秦,请效上党之地以为和。命韩阳告上党之守靳曰:“今王令韩兴兵以上党入和与秦,使阳言之太守,太守其效之。”靳曰:“人有言:挈瓶之知,不失守器。王则有令,而臣太守,臣请悉发守以应秦,若不能卒,则死之。”韩阳趋以报王,王曰:“吾始已诺于应侯矣,今不与,是欺之也。”乃使冯亭代靳。

但天下事岂能尽如人意,在得知韩桓惠王业已弃上党于不顾后,久为困兽之斗的上党百姓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家乡。他们在原太守靳黄重的率领之下,毅然决然的许下了与上党郡共存亡的诺言。眼见投降不成而又恐秦国继续进攻的韩桓惠王不得不命令冯亭前往接替靳黄重并具体负责献城事宜。但殊无识人之明的桓惠王哪里知道,新任太守冯亭同样也是个宁死不降的角色。于是,刚刚接手上党的冯亭随即无视韩王的命令而做出与上党百姓同生共死的决定。

后三日,韩氏上党守冯亭使者至,曰:“韩不能守上党,入之于秦。其吏民皆安为赵,不欲为秦。有城市邑十七,愿再拜入之赵,财王所以赐吏民。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