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人间四月天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自然 频道  >  正文

最美人间四月天

匆匆地,四月即将过去,不安分的心突然生发留恋。

四月,气温适宜。在隆冬季节,长期受严寒滋扰,每每裹衣袖手,即使鼻孔里喘传的肺气,也相伴着霜花,悬挂在密麻挡道的胡须上,碍人眼目。在流火七月,衣衫剪去袖领,无顾忌地袒了胸露了乳,把褪去拖鞋脚丫在刚汲的井水里纳凉。唯在四月,不太冷,不太热,舒适到欣慰,甚至小憩时不忘把笑容镌刻在脸庞。

四月,满目是新绿。这绿色,是叶,铺天盖地,鲜嫩柔和,让你情不自禁闭上嘴努了唇,呼唤大批新生产的空气很奢侈地从嗅觉灵敏的鼻内充分畅通,从而获得生命快感。韩退之以“草色遥看近却无”佐证早春“最是一年春好处”,我不以为意。看,在四月,在我们农村,田野里是整齐划一比肩而立刚抽穗的小麦(亭亭玉立成“杨家有女初长成”),墨绿浸染。一抹朝霞铺来,会映射无数露珠应和。等同花生豆大小的杏子桃子不仅呈现青绿,还会让你醋意顿生,垂涎不已。除却绿的茎叶果,还有或紫或白的花。桐树洋槐树丛立于树间,荫蔽房前屋后。它们的花以奇异造型独特香味受到青睐。养蜂人在花期内居住在花树下,让成群结队蜜蜂演奏不辞辛劳的音乐,给人以启示感化。

四月,人少辛劳。我想到白居易两首诗:《卖炭翁》和《观刈麦》。《卖炭翁》中云:“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观刈麦》里写道:“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天见可怜!我们的父辈兄辈,为生活,在寒冬腊月在炎炎夏日,不得不辛苦劳作。而在“青黄不接”的四月,便可挤出些许空闲。

我在空闲四月,与人“把酒话桑麻”。酒,三杯两杯下肚后,志同道合的情谊在觥筹交错中渐次飙升。谈吐不患寡而患不均时倾诉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我家有钩,用作悬挂家什儿,梁上君子未必看上眼,触法得诛的可能性无存。成就王侯,那是他人谋计,不谈得善。

四月,买本书读,沈复的《浮生六记》,内容丰厚,风格别样。仅女主人公陈芸,摄人眼球扣人心扉,足够浮想联翩数日,也许想着想着,五月便姗姗来临了。

……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