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代名将,曾大败李自成,却因一种奇怪的制度身败名裂!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他是一代名将,曾大败李自成,却因一种奇怪的制度身败名裂!

明朝大臣洪承畴是福建南安人,中过进士、当过陕西的布政使,延绥(陕北)的巡抚,三边的总督(节制榆林、宁夏、甘肃三镇)。

他在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经历,无疑是在屡次跟高迎祥及李自成作战中留下两大得意之作:一是在临潼俘获了高迎祥,二是在潼关大败李自成,李自成当时被他逼得只剩下十八骑,落荒而走。

可以说,洪承畴就是当时明朝最有威望的一代名将。

崇祯皇帝在崇祯十四年的春天,命令洪承畴去辽东,“总督蓟辽军务”。

洪承畴领旨后,就带了原在陕西的旧部赴任,其中最有名的是曹变蛟。曹变蛟已经是一个“副总兵”,被升做“东协总兵”(当时拱卫京城北边的兵,分作东、西、中三协)。

驻在山海关的总兵马科与守着宁远的总兵吴三桂,均被拨给洪承畴指挥。

宣化府的总兵杨国柱,大同的总兵王朴,密云的总兵唐通,连官带兵。也都被调赴关外,划给洪承畴。

崇祯皇帝而且让洪承畴把辽东总兵刘肇基与“援剿”总兵左光先都换了,换上两个陕西人:王廷臣与白广恩。

这么一算,一共是八个总兵,十四万兵士,四万匹马。有了这么强大的武力,洪承畴本可以有一番作为,至少救出被围困在锦州的祖大寿,应当不算难事。

祖大寿托人带信给洪承畴,建议他采取“车营”战术,以车环列成阵、徐徐推进,不要轻易出战。

洪承畴认为祖大寿说得很在理。因此,他把大军屯守在宁远与锦州之间,并不急着赶到锦州城下去厮杀。

同时,洪承畴积极从事于积聚粮草。他说,先要准备好足够一年的粮草,才能谈得到采取攻势。

可惜,明朝末年有一种奇怪的制度——军队攻守的机宜不由前方的统帅全权决定,而常常让一批不懂军事的御史、给事中、太监、诗人、八股专家、小楷能手等,来七嘴八舌地讨论。

更不幸的是,祟祯皇帝心硬、耳软、性急、气大。

朝中有人说洪承畴太不卖力,又有人说洪承畴浪费国帑,白养了十四万兵、四万匹马。崇祯皇帝一听就急了,就赶紧派兵部的一个郎中(相当于司长)张若麒,到前方去催洪承畴快一点打。

在这样的情况下,洪承畴只好在七月底把军队开到锦州附近、城南十八里的松山。

明军在洪承畴指挥下,第一阵就吃了一个败仗,损失了宣府总兵杨国柱。紧接着,东协总兵曹变蛟拼死冲击皇太极的御营也无功而返,曹变蛟还负了重伤。

当天夜里,王朴与吴三桂就带着部队,逃到杏山去了。没过多久,他们又想由杏山逃往宁远,被皇太极的兵沿途拦截,这两位总兵全军覆没,只剩下两个光杆司令。

另外三位总兵白庆恩、马科、唐通,也都逃得不知去向,最后洪承畴才知道他们都投降了李自成。

当时洪承畴帐下仅剩的就是曹变蛟与王廷臣两支军队,随着洪承畴死守松山城。他们一直坚守到崇祯十五年(崇德七年,1642年)二月,兵士仅余三千。

此时,有一个名叫夏成德的副将叛变了,半夜引清军入城。洪承畴、曹变蛟、王廷臣都被活捉。曹、王二人不屈而死,洪承畴投了降清军。

有人说,洪承畴败就败在明朝那个奇怪的制度——把军事指挥大权交给一些根本不懂军事的外行,瞎指挥的结果当然是一败涂地。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