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久攻不下,指挥员使出一个妙招,竟让敌人主动跑出来送死!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部队久攻不下,指挥员使出一个妙招,竟让敌人主动跑出来送死!

1942年春,为了反击日军的“扫荡”、全面开展对敌斗争,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支队政委吴瑞林奉命率领第一旅第二团在奉命向沂蒙区以南作战,第一个打击目标就是敌人的界牌据点。

界牌位于汶河以南蒙阴、沂水两县交界处,是临蒙公路上的一个重镇。敌人将其占据后,沿四角修筑了围墙,每个角上建起了炮楼。

该镇中心原有一座地主造的10余米高的四层炮楼,被敌人用作中心炮楼,居中指挥四角炮楼同八路军顽抗。这个中心炮楼,外面是以石头为架,以砖筑墙,两面砖墙的中间填上三合土,用夯打得结结实实,整个结构异常坚固,易守难攻。

守敌为一个伪军中队,约120余人,加上投敌的地主恶霸、特务、叛徒,共计140余人,武器装备齐全,一向凭借坚固工事,有恃无恐。

吴瑞林分析敌情后,仍然决定采取爆破的战术手段拔除这界牌据点。由于二团二营长时间在费县、平邑、洒水、宁阳一带作战,有打南线敌人的丰富经验,吴瑞林就决定由二营担任主攻任务。

这次进攻作战是1942年4月展开的。总攻时,二营分兵袭击界牌四角,炸开了鹿砦、铁丝网和围墙,一举摧毁了四个炮楼,立即集中兵力向中心炮楼实施攻击。

由于中心炮楼确实坚固,非其他炮楼可比,没想到仅仅炸开了一个小洞,裂出了一条缝,也炸死或震死了五六十名伪军,但未能将其炸塌。

伪军在三、四层楼上,居高临下向八路军抗击。此时炸药已经用尽,战士们便弄来辣椒面,用木柴燃起辣椒面烟熏炮楼,然而敌人就是躲在里面不出来。

战斗进行了一夜,快到拂晓了,如果久攻不下,继续再这样拖延下去,日军的增援部队很快就会赶到了。指挥员吴瑞林认为,此时必须改变战术了,他决定采取诈败之计,引诱敌人出来后在路上进行伏击。

经过再三斟酌,吴瑞林命令二营四连隐蔽在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这是通往蒙阴城的必经之地,而界牌距蒙阴城最近,残敌必须退回蒙阴城才能重振旗鼓,因此要四连在那里待机歼敌。

等到太阳出来了,吴瑞林又命令二营主力抬着“伤员”,装出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样子,鸣锣响鼓地从炮楼前一直撤到离界牌十几公里以外的山坡上。

果然不出所料,吴瑞林略施小计,就让敌人主动跑出来送死。躲在据点内的伪军看到这一幕,确信八路军已经“败走”了,就放心大胆地从炮楼下来,拖着枪,背着包,迫不及待地撤离界牌,径直向蒙阴城回逃。

他们刚走出几里路,一接近八路军设伏的那个小山村时,突然遭到八路军二营四连的猛烈截击,这股惶惶不安的丧家犬伪军被打得晕头转向,顿时全部就歼。伪军中队长被俘时哀叹道:“我们这是主动跑出来送死啊!”

此战终于拔除了界牌敌据点,共歼伪军和卖国贼、特务、叛徒140余人,缴获长枪近30支、手榴弹200余枚、子弹1000余发,解救出被关押的群众100余人,打掉了敌人封锁我蒙山的一个重要关隘。

界牌战斗结束后,二团执行了两个点打援的任务,由三营打蒙阴出援的敌人,二营打界牌东南面临蒙公路上的垛庄出援的敌人,以保证一旅一团对寺郎坨的作战,迫使敌人退守到临蒙公路上青驼寺以南。

至此,完全恢复了八路军在沂河以南的原有态势,并控制了汶河以南的大片地区。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