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四野纵队司令,打锦州时和下属“抢”指挥所,下属无奈也去抢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此人四野纵队司令,打锦州时和下属“抢”指挥所,下属无奈也去抢

948年9月3纵攻下义县后,又随其他纵队攻打锦州。他们是从配水池和大疙瘩之间突破的。配水池原是锦州供水的处所,位于锦州城北的一个高地上,是一座钢筋水泥建筑。敌军将池内的水放掉,经过整修,使其成为一个非常坚固的堡垒。在其周围又修筑了明暗火力点几十个。明碉暗堡之间有交通壕。坡下有宽达3米的环形外壕,还设有倒打火力点。壕外是雷场,还埋上了电发火的航空炸弹。

大疙瘩原是古烽火台,千百年的风雨将其吹打成一个大土包,东北方言称之为大疙瘩。伪满时期,日军将其改造成钢筋水泥大地堡,顶层覆盖上两米厚的土,炮弹落上去只扬起一层尘土。敌军经过进一步加固,也将其构筑成一个独立防御体系。配水池与大疙瘩互成犄角,控制着锦义公路,成为锦州城北屏障。两处守军原是暂22师1团2连,成员却是从全团抽调的具有8年以上军龄的老兵。还配属一个重机枪连,一个战防炮排。

我军攻打锦州前,敌军又向配水池和大疙瘩增派了3个步兵连和一个火箭炮排,并下达了死命令:必须战至最后一个人。林彪在战前观察地形时专门来到这里,他对韩先楚道:这里是锦州的门户,不打下它就没有攻城制高点,就拿不下锦州。韩先楚把攻打配水池的任务交给了7师20团1营,把攻打大疙瘩的任务交给了8师24团3营。这两个营都是3纵的英雄部队。10月12日6时许,随着一声令下,大炮发出了怒吼,机枪喷吐出火舌,在强大火力的掩护下,冲击分队从各个方向朝着各自的目标冲去。7师20团1营率先发起了攻击,当他们接近配水池时,敌人的暗火力点和倒打火力点突然射出密集的子弹,1营正在冲锋的战士纷纷倒下,前进受阻。

国民党守军并没呆在工事里被动挨打,他们乘机展开了反扑。我1营不得不就地转入防御。这时,敌军的飞机赶来轰炸,城内的大炮也集中火力向我轰击。激烈的战斗从早晨一直打到黄昏,双方反复争夺,来回冲杀,杀得血流成河,杀得天昏地暗,20团1营发起最后一次攻击时,全营600多人只剩下26人了。而24团3营连续换上3个连,每个连都是伤亡过半。当日,配水池和大疙瘩未能攻下。在3纵司令部指挥所里,韩先楚面色严峻。他从东总的敌情通报中得悉:蒋介石在葫芦岛海面的军舰上直接指挥国民党军猛攻塔山,而在黑山一线,国民党廖耀湘兵团也在疯狂进攻,企图在黑山打开缺口,与东进部队汇合,解锦州之围。韩先楚知道,塔山和黑山阻援部队每一分钟都在流血牺牲,攻锦作战拖得越久,兄弟部队的牺牲会越大。

必须尽快攻下配水池和大疙瘩这两个要点!一向作战沉稳的韩先楚也有点着急了。天刚擦黑,他便带着参谋和警卫人员冒着敌人的炮火,向7师的指挥所奔去。途中,韩先楚的胃病突然发作,疼痛难忍,他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警卫员小孙见状,背上韩先楚就要朝回跑。韩先楚一把拉住小孙的衣服,喝道:往哪去?回去!不行!到前面去!韩先楚一指前方。小孙只得背着韩先楚朝前方跑去。几个警卫员就是这样一路替换,硬是把韩先楚背到了7师指挥所。7师师长邓岳一见韩先楚上来了,吃了一惊,急忙说:韩司令,你怎么到我这来了?这是我们师指挥所的位置呀!

韩先楚大口地喘了几口气,有气无力地挥了下手,意思是我疼得没劲跟你说话,然后掏出望远镜观察前方大疙瘩据点的情况。邓岳急得又说一句:你把纵队指挥所安到我这里了,让我们师指挥所往哪里放?韩先楚头也不回,嘣出一句:你放哪里我不管,反正我就在这里了!邓岳不再嘟囔,喊一声:7师的都跟我走!他带着7师指挥所直接下到了20团,占了团的指挥所。那团指挥所呢,自然就下到营里去了。韩先楚就是这样,把他的部下一级级往下推,尽可能地推得靠前指挥。靠近了火线,韩先楚经过观察,判断出大疙瘩碉堡群后面有条交通壕,一直通向锦州城内,敌军的兵员和弹药补充就是靠着这条交通壕得以维持。韩先楚转身对作战参谋说道:马上给8师打电话,派一支部队从侧后插过去,到大疙瘩后面把交通壕截断。如果不是韩先楚发现了这条交通壕,派兵迅速地截断了它,大疙瘩据点仍将难以攻克,攻城作战将继续朝后拖延,流失的鲜血也会更多。韩先楚一手扭转了局面。13日,3纵终于攻下了配水池和大疙瘩。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