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这工作我真的干不了,总理:干不了也得干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开国中将:这工作我真的干不了,总理:干不了也得干

“不带问题出厂,不带问题上天。”

说这句话的是曾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导弹研究院)院长的王秉璋中将,短短的12个字,却体现出了老一辈革命人对祖国导弹航天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

王秉璋,河南安阳人,1914年出生于一个穷苦人家,自小聪明好学,在学校成绩经常名列前茅。可由于家境贫困,15岁那年因为交不起学费,只能辍学回家务农,不甘心做一辈子农民的他决定去参军,报效国家。

1929年,王秉璋听闻西北军冯玉祥将军的部队正在招兵,就前往投奔。当时恰逢西北军开设无线电学校,读过书的王秉璋参加了考试,结果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可好景不长,在中原大战中西北军一败涂地,部队不得已接受了南京政府的改编,无线电学校也被改编成了第二十六路军通信营。

1931年,二十六路军在江西宁都发动了著名的“宁都起义”,王秉璋当时是七十四旅旅长季振同的贴身侍卫,也跟随部队参加了红军,从此从上了革命道路。加入红军之后,二十六路军被改编为红五军团,由季振同担任军团长,作为他的亲信侍卫,王秉璋被提拔为军团部传令兵班班长。

加入红军之后,王秉璋成长非常迅速,在思想上他努力学习共产主义,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战场上,他不怕牺牲,作战勇敢,多次立功受奖。从1932年起,王秉璋先后担任红一军团补充团团长、红一军团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等职,并跟随中央红军参加了长征。

抗战爆发之后,陕北的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下辖三个主力师,其中一一五师是以红一军团为基础改编而来的,所以一一五师的作战科科长一职,仍由曾任红一军团作战科科长的王秉璋担任。

在整个抗战中,王秉璋都奋战在第一线,1939年,一一五师一部挺近山东,王秉璋被任命为鲁西军区司令员兼教三旅(三四三旅)副旅长,代旅长。到解放战争爆发时,他已经是冀鲁豫军区司令员、第十一纵队司令员。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国家成立了空军司令部,王秉璋担任空军参谋长,成了新中国第一批空军高级将领。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王秉璋负责训练和组建空军部队,在后来的战斗中,有利地支援了志愿军,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1955年,在新中国第一次授衔仪式上,王秉璋被授予开国中将军衔,并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0年,时任空军第一副司令的王秉璋突然接到老上级,时任空军司令刘亚楼的通知,说组织上决定让他去负责导弹研究工作。最开始,王秉璋以为老领导是在开玩笑,就没在意,可当他看到任命通知后,立刻着急了,大声说道:“我这一辈子只会打仗,哪里会造导弹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刘亚楼听了也表示无奈,解释道:“这是上级的决定,你跟我吼也不管用,有本事你去找总理诉苦,如果总理说不让你干了,那你就不用去了。”

没想到王秉璋真的找到了总理办公室,直接表示自己水平低,是个大老粗,干不了研究导弹这么精细的工作,希望组织能够换个人干。正在埋头工作的总理抬头看着王秉璋,问道:“你说水平低干不了,那你给我推荐个水平高的人,我就不让你干了。”王秉璋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只能摇头,结果总理拍板道:“就是你了,你干不了也得干!”

1960年3月8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刘亚楼是院长,王秉璋是副院长,在工作安排上,刘亚楼主要负责空军工作,王秉璋则负责导弹研究工作。在大会上,总理语重心长的告诉王秉璋,导弹研究工作至关重要,是新中国科技、国防发展的重中之重,是让新中国在国际社会挺直腰板的强大支撑。

虽然嘴上说干不了,但作为一位共产党员,服从命令是天职,所以王秉璋立刻全身心的投入到导弹研发的工作上去。为了将导弹研究工作做好,王秉璋创新的提出了“大规模作战法”,将打仗中的战术方法用到了导弹研究上。通过召集科学家、科研人员,组成科技大军,共同攻克一个个技术难题,取得了辉煌的成果。

1960年11月,在上任几个月之后,我国就发射了自主研发的“东风一号”近程对地导弹,标志着我国导弹工业开始由仿制转入自行设计。王秉璋也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被任命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

之后在他的带领下,第五院又相继研发出了:“两弹结合”的核导弹、“东风三号”、“东风四号”、“东方红一号”人造卫星,揭开了中国航天史的崭新一页。

提到导弹研究和两弹一星,很多人第一个想到了都是爱国科学家钱学森先生,但在他的上面,真正主持导弹研发工作的负责人是王秉璋将军,其实他才是新中国导弹研发的核心人物,向老将军致敬!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