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出了个狂人,他说大丈夫如不能流芳百世,那就遗臭万年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东晋出了个狂人,他说大丈夫如不能流芳百世,那就遗臭万年

一提“东晋狂人”,我们会想起谁?是竹林七子,还是王羲之?是司马家的宗族,还是恍如活在“异世”的其他贵族?那不知,东晋名人桓温,能否在你的评价之中分得一席之地?

桓温,字元子,谯国龙亢(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人。其父是晋惠帝至晋元帝时期颇受百姓爱戴的朝臣桓彝。而有关其家族的来源,则有两种不同的说法。《晋书》称桓温是东汉大儒桓荣之后,而当代有学者考证桓温应是曹魏大司农桓范之后。

不过无论桓温祖上如何,待到他父亲时,桓家在东晋都勉强站稳了脚跟。桓温之所以名“温”,便是其父与当时的名士温峤交好。温峤很喜欢新生的桓家长子,所以桓温名字便取了温峤的姓氏。

等到桓温长成少年,其父在一场叛乱中被杀害,桓温便立誓为父报仇。而最终成功的他,也因为此事声名鹊起,为人称赞。后来他能迎娶南康长公主,成为东晋的驸马爷,就与他这种刚强的性格颇有关系。

有人夸耀桓温,自然也有人提防他。同为驸马的刘惔就曾表示,桓温确实有能力,但野心也不小。若朝廷将他委以重任,那反倒可能给朝廷招致祸患。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声音,桓温后来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拿到荆州的控制权。而拿下荆州,乃至东晋在长江上游的兵权,便是桓温走向“遗臭万年”的第一步。

东晋的政权,很大程度上可以算作是门阀氏族的联合执政体。而桓温并非出自门阀世家,走纯粹的政治夺权的路并不现实。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意图通过军功来换取政治实权,以求进一步实现自己的目的。故而在获得荆州的控制权后,桓温便立刻西进攻打巴蜀的成汉政权。

当时桓温的兵力堪称过万,东晋朝廷觉得他若是出兵那便只有败退而归,所以并未通过桓温为西征而呈的奏疏。只是桓温此时也是气血方刚,他前脚呈上奏疏,后脚就不管不顾地出兵巴蜀。所幸,桓温这次赌赢了。

永和四年(348),朝廷不得不对桓温伐蜀的功绩给出奖赏。可偏偏朝中还是有人坚持抓桓温的不足,所以最终桓温除了收获西征的威名,就只获封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和临贺郡公。

而在尝到了胜仗的甜头之后,桓温更加热衷于出征。永和五年(349),他再次在未得到朝廷允许的情况下北上征讨后赵。永和十年(354)至太和四年(369),桓温又率大军三次北伐,并成功攻破前秦和羌族姚襄部。

几年间,桓温凭借在各地建立的军功,在朝中从一个驸马成长到了十分高的位置。他先后被封为南郡公、任侍中、大司马,都督中外军事,还被假黄钺,也就是被朝廷授予代表皇帝出征的名号。在朝中,甚至连谢安等出自王谢氏族的大臣,都得看桓温的脸色行事。

然而就在桓温把算盘打得噼啪响的时候,北伐前燕的失利给他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原本他计划通过积累战功来换得九锡,然后慢慢夺权。可他在前燕一役却败得太惨,以致自己在朝中声名受损。而年近六旬的他却已经有些等不急,所以他走出了更险的一步棋——扶持傀儡皇帝。

太和六年(371)十一月,桓温以逼宫之态胁迫褚太后废司马奕而拥立司马昱为新帝,即晋简文帝。而桓温废帝的理由也很荒诞:他污蔑司马奕没有生育能力,称他的三个孩子都是后妃与人私通而得来的。可尽管桓温此举荒诞至极,但众人无法与他手中的大军对抗,只得默默接受司马家的天下在背地里换了个主子。

而桓温也清楚自己的朝中树敌不少,因而他还大肆打压异己。东晋名门颍川庾氏在桓温的打压之下就几乎覆灭。若不是桓温的一个侄女是庾友的儿媳妇,那庾氏就很可能就此后继无人。

而当自己在朝中大权在握之后,桓温又像是冲朝廷闹脾气一样,反复推辞朝廷的各种封赏,却硬要皇帝给他赏赐九锡。他这么反复折腾,甚至意图篡位,自然让众臣越来越不想容忍他。因而前有侍中王坦之据理力争,坚决抵制皇帝在病重时命桓温将来行摄政之权,后有谢安等人故意以撰写的锡文不够好而拖延赏赐九锡的进程……终于,在桓温对手们有意无意的阻挠之下,桓温在未等到加九锡,真称帝的时候就因病撒手人寰。

桓温的人生倒是走到了尽头,可他身上因为不忠君而背上的骂名却流传了下来。他虽有些军政之才,但一生最大的功绩也不过是几次对外征讨。且他征讨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夺权铺路。所以若按“春秋决狱”的原则,那他因为这一条就够被钉死在耻辱柱之上。而他废帝另立、残害异己,都将他自己往泥沼里拉得更深。桓氏后来虽踩着他搭起的跳板短暂的成为了一方的主人,但桓温的过去却永远洗刷不干净。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