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派出一条军犬,却因遇上此人暴露行踪,送给新四军一场胜利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日军派出一条军犬,却因遇上此人暴露行踪,送给新四军一场胜利

从1945年7月5日起,新四军第四师在安徽省泗县发起拔除张楼伪军据点的战斗。

为了配合这次战斗,第十一旅三十团团长肖经民派出一支游击队,驻扎在淮河南岸的张海庄上,每天派出流动哨在通往泗城的公路上,密切监视敌人的动静。这里离前张楼不到三华里,流动哨经常埋伏在道旁的高粱地里执行任务。

7月10日清晨,一条大黑狗跑到流动哨对面陡然停住,鼻子贴地闻了一圈子就调头跑回去了。

李第凯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游击队员,他判断这条大黑狗是日军派出来探路的军犬,。他平时练就了一双飞毛腿,决定去打探个究竟。

李第凯健步如飞,紧跟着那条狗猛追了三公里,果然看到一队日军正开过来,看来他们是来增援伪军张海部的。

李第凯马上折向杨庄,跑去向新四军第十一旅三十团报告敌情。

团长肖经民表扬李第凯很机警,这个情况报告得很及时。他随即命令各团紧急集合,准备作战。

三十团将士迅如猛虎,朝张楼方向开过去。天刚亮时,部队到达曹庄附近,接到侦察员的报告,伪军张海生部与前来增援的日军、伪淮海省保安队这三部分敌人各400余人,共约1300名敌人已经在周瓦坊集结。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伪军张海生部向日军靠拢后,竟然先行逃跑了,这时候日军还没走。肖经民当机立断,决定抓住这一战机,将这伙日军歼灭。

他当即下令,三十团配合地方区乡队和民兵,像猛虎下山一般地直扑日军。

当时正处热天,部队跑步前进。由于刚下过雨,道路泥泞不堪,地里也是泥泥水水的。战士们顾不了这许多,一心想的是消灭日军,夺取胜利。

跑在最前头的是一营三连的两个大个子战士,一个是机枪射手,一个是机枪弹药手。大队人马,被他俩远远地抱在后头。

到了瓦坊,过了高粱地,三个放哨的日军发现了新四军,吓得拔腿就跑。两名新四军战士悄悄地尾随其后,溜到西圩口南侧,察看情况。

这时日军们正在西门外打谷场上集合。新四军机枪手马上把圩门关上,用石磙子顶住。

新四军的机枪突然响了,打得日军哇哇乱叫。这些家伙马上就地卧倒,惊惶失措地乱放一阵枪。

还没等日军清醒过来,新四军已从北面、东面直压过来,立即投入战斗。开始,日军还妄图夺回瓦坊圩子,占领有利地形,负隅顽抗;坚持一阵子觉得越来越不利,只好原地散开,仅凭几个草堆作掩体同新四军对抗。

战斗越来越激烈了。打谷场北边有一排柳树,约10多株,双方激烈对射,飞溅的子弹把树皮打得几乎整个剥落。

经过一番激战,敌人终于在新四军的火力压迫下站不住脚,丢下被打死的90多人(其中日军40余人,伪军50余人),狼狈地朝泗城方向窜逃。

新四军乘胜追击,第十一旅三十团在老山听到枪声,随即张开大网,准备将逃散之敌一网打尽。

此时骄阳似火,酷热难当,新四军将士挥汗如雨,勇猛追敌。卫生员一面抢救中暑的战士,一面设置饮水站。老百姓纷纷拿出大蒜,说是喝凉水吃大蒜不会生病。

下午4时左右,三十团和敌人打响了。日军残部中有10余人逃到徐庄,在庄上拉民夫带路。

一名不到20岁的青年农民,被日军拉着了。那青年胆识过人,他不带日军往新集上公路,却往东一指说:“走朱圩子。那边有你们的人!”

他知道朱圩子有新四军,打起来他好逃脱,日军倒一个跑不掉。

刚出庄,后边又跟来10多个鬼子,也就是说此时共有20多名日军。他们到了朱圩东北角大约百米处,又听到枪声大作。

日军已是惊弓之鸟,被打得晕头转向,忙乱招架。那青年趁机逃走了。日军无法逃脱,激战一小时之后,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两个逃去。

打扫战场时,李第凯在被打死的日军堆里意外捡到一尊小铜佛,高约半寸。事后虽人手几易,而今又归我手,作为一件战利品珍藏着。

战后肖经民再次表扬了李第凯及时发现敌情,为夺取这场胜利立下了头功。战士们都打趣说:日军千不该万不该,派一条军犬探路,没想到碰上李第凯这个飞毛腿,暴露了行踪,“送”给新四军一场胜利!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