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榆关守军营长,面对日军进攻,他说: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他是榆关守军营长,面对日军进攻,他说: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一枪不发从关外退入关内后,张学良也没少背骂名,东北军的将士们也受了很大的委屈,这是一群有血性的汉子,对于这种窝囊的结局实在是心有不甘。就比如东北军独立步兵第9旅626团第1营营长安德馨。

东北沦陷后,张学良加强了山海关的防御力量,他把东北军独立步兵第9旅626团的两个营安排在榆关驻防,安德馨就是这两个营中的一个营长。山海关又称榆关,位于燕山山脉及万里长城的东端,枕山襟海,地势险要,扼辽、冀咽喉,战略地位相当重要。榆关,是当时河北省临榆县县治所在地,系联结东北和华北的咽喉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有“天下第一关”之称。

再说这位安德馨营长,他是河北保定人,中学毕业后就到东北参加了奉军,后被送到东北讲武堂第六期步兵科学习,毕业后出任奉军二十三师少校营长兼本师副官长,后奉军易帜,原部队改编为东北军独立步兵第九旅,他任该旅第六二六团一营中校营长。

“九·一八”事变后,目睹祖国大好河山遭日军疯狂入侵,东北三千万同胞惨遭蹂躏,安德馨痛心疾首,多次请缨抗日均遭拒绝。

日本人占领我东北三省后,但仍不知满足,亡我中华之心不死,他们就在华北搞事,企图把战火引到华北。

1933年1月1日,日军山海关守备队长落合甚九郎派人在营院内投掷手榴弹并鸣枪数次,而且把这一行为反诬为中国军人所为,并以此为借口,向中方提出4项条件,要求中国军队、警察以及保安队撤出山海关南关及南门,由日军入驻。遭到中方拒绝后,日军便在2日凌晨,蛮横无理地强占南关车站,并向山海关发起进攻。当时,由于中国守军沉着应战,日军次数冲锋都被我军打退。

然而,上级却给了安德馨下达了弃守榆关的命令。可是,安德馨回营却做了死守榆关的传达,他在作战动员讲话中慷慨陈词:“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人一日决不能过去;日人欲过去,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败退而去的日军肯定不善罢甘休,他们在1月3日早晨,以第8师团一个多旅团的兵力在15架飞机轮流支援下对山海关南门展开猛烈的攻击,同时,日海军第2遣外舰队的舰炮也从山海关以东海面上向中国守军进行轰击。

面对日军的疯狂攻击,营长安德馨沉着指挥,奋力督战,士兵斗志旺盛,迎头痛击,安德馨组织三连打退进攻南门的敌人,又组织大刀队埋伏在东南城角被轰塌城墙豁口旁,把冲进来300多名日军砍杀30人,一直追击到二道岔子。

如此激战到下午2点,东南城角被日军突破,我守军减员严重,已经无力抵抗,但安德馨仍率残部十余人且战且退。日军在城墙上架起机关枪,居高临下射击。安德馨先是手部受伤,毫不顾及。移时弹中腿部,仍裹创奋战。继而头腹两处同时中弹,最终倒地不起,壮烈牺牲,年仅40岁。

安德馨壮烈牺牲后,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各地报刊都用大量篇幅热情赞扬了安德馨及所部一营与“天下第一关”共存亡的爱国壮举。南京、北平、天津、上海、开封等地,都举行了追悼大会,悼念这位抗日英雄。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