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敢公开贬低长城的两个皇帝,让人心服口服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历史上敢公开贬低长城的两个皇帝,让人心服口服

长城是中国古代的军事防御工程。

它是我国也是世界上修筑时间最长、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古代防御工程。

鲁迅曾发表过一篇关于长城的文章,他认为长城“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尤其是最后一句“这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这些言论引起了人们的激烈争论。

其实,还有公开贬低长城的两位古代皇帝。

第一位是被称为“天可汗”的李世民。

大唐帝国是在隋朝废墟上建立的,李世民执政之初,鉴于隋炀帝杨广“兴众百万,北筑长城,西距榆林,东至紫河,绵亘千余里,死者太半”(《隋书》卷二十四),大肆营造,虚耗民力的弊端。

李世民告诫手下:“隋炀帝不能精选贤良,安抚边境,唯解筑长城,以备突厥,情识之惑,一至于此!”(《新唐书.李积传》)

可见,李世民并未将长城看作中华民族的伟大象征,他对长城的作用与意义评价并不积极。

贞观二年(公元六二八年),突厥屡犯,边患日亟,鉴于秦汉以来防御匈奴的历史经验,朝廷官员不止一人,不止一次地向其建言,“请修古长城”。

李世民认为:“朕方为公扫清沙漠,安用劳民远修障塞乎!”(《资治通鉴》唐纪九)

在他看来,扫清外寇,消除边患,缔造和平,修筑长城并不是正确选择。

他对群臣说:“朕今委任李世积于并州,遂使突厥畏威遁走,塞垣安静,岂不胜远筑长城耶?”(《新唐书·李积传》)委派李积,他看重的是“人才”;避免“劳民”,他重视的是“人心”。

在他看来,人才与人心,与长城相比,作用更加强大而持久。

事实也是如此,唐朝政权经过“贞观之治”与“开元之治”,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开放、最强大的国家。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况,中古时代的中国,也只在唐朝首都长安呈现过。

外敌的消除,国势的昌盛,其所依靠的恰恰不是长城。

在中国,另一个贬低长城的领导人是清代的康熙皇帝。

清取明而代之,八旗骑兵翻墙而来,夺关而入,对长城的防御功能如何,体会得更直接。

康熙三十年(公元一六九一年)五月,总兵官蔡元报告,古北口一带,长城边墙倾塌甚多,请行修筑。有关部门“拟同意”并上报请示。

康熙皇帝随即下达“上谕”:

“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敢当。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悦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今欲修之兴工劳役,岂能无害百姓?且长城延袤数千里,养兵几何方能分守?”(《清圣祖实录》卷一五一)

康熙皇帝认为,真正稳固的长城是天下人心,因此停止了对长城的修建。

唐太宗和康熙皇帝不继续修建长城的想法,如出一辙,重视民心和人才。

无论是唐太宗李世民还是康熙,两人都是历史上不太重视长城的皇帝,他们的野心没有被长城束缚在长城以南,在他们统治的时期,二人都曾开拓了中国历史上国势、版图、文化上的强盛与繁荣。

长城看似是一道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墙,由何尝不是束缚住长城以南人们的一道枷锁,它使人们躲在古旧的城墙后面(甚至连城墙也已失去),恐惧地偷窥墙外的风景,固步自封,失去了一次又一次问鼎世界巅峰的机会。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