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汉学家:脑海常浮现《义勇军进行曲》歌词

(1/4)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国际 频道  >  正文

泰国汉学家:脑海常浮现《义勇军进行曲》歌词

我叫朱正珍,我在泰国曼谷。

我算是第三代华裔。我的姓是祖先传下来的,名字里有个“正”,这是因为按照家谱的排列,我这一辈就是“正”字辈。我的堂兄弟姐妹们分散在世界不同角落,我以前为此感到不可思议。我在泰国出生长大,堂哥在菲律宾,是一家药厂的合伙人,堂弟在中国杭州。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消息从中国传来。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整个家族都紧张起来,我一直牵挂着身在中国的亲戚和朋友们,每天与他们联络。令人喜忧参半的是,中国疫情逐步解除,国际疫情仍然在蔓延,我和身处各地的兄弟姐妹们,谁都无法放下心。

疫情刚刚在中国发生时,很多人没有准备,堂哥在上海的分公司的防护用品很快告急。他请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给他邮寄5000只口罩。我向十几家泰国的工厂打听情况,口罩都处于缺货状态,只能买到一些体温计和手套。不过,这之后,我一直跟口罩生产厂家保持联系,一有货我就买到了。当时疫情还很严重,我立即将口罩寄送给在杭州的堂弟,委托他寄送一些给在杭州和武汉的朋友,后来他告诉我,所有朋友都顺利收到了我的口罩。

很快,泰国国内口罩也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政府因此禁止口罩出口。没有成品口罩,堂哥就让我找布料,他在菲律宾马尼拉当地请人缝制。布料还是能买到的。他收到布料后,就找到当地的村民,动员他们将布料缝制成口罩,然后向他们收购。这个举动在生产出一大批口罩的同时,还为当地村民提供了收入来源。

朱正珍寄给堂哥的体温计和医疗物资

朱正珍为堂哥寻找到的布料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