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绘画史:不规则的珍珠—巴洛克艺术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西方绘画史:不规则的珍珠—巴洛克艺术

巴洛克艺术是什么?

巴洛克作为艺术史的时期概念,大概指16世纪末期到18世纪中叶。巴洛克也是一个艺术的风格概念,与“哥特式”一样,他是最先也是一个贬义词,原指“不规则,不完美的珍珠”。巴洛克艺术追求激情的表达,夸张的动感、绚丽的色彩、气势宏大。具有很强的观赏性。

巴洛克有两位代表画家:1.彼得堡罗·鲁本斯(1577-1640)

1600年画家,曾到意大利学习,受拉斐尔、提香影响,其画气势恢宏,风格华丽。鲁本斯成功地将北欧以及佛兰德斯的艺术风格和意大利艺术相融合,他的影响遍及全欧洲,被誉为“巴洛克绘画之王”。代表作《劫夺留西帕斯的女儿》。

《劫夺留西帕的女儿》:现存于慕尼黑古代美术馆。取材希腊神话,画家采用巴洛克艺术当中常见的对角线构图,表达了强烈的戏剧性和动感。画面上人物和马匹扭动交错形成一个艺术整体,大轮廓近乎圆形,构成一幅充满生命运动的图案,在地平线上激烈地滚动着。虽为“抢婚”,却没有暴虐和抗拒,两匹雄健的高头大马,气势昂扬。以浓重的色调衬托出卡斯托耳和波吕克斯的英勇强悍及两位裸体少女的娇嫩柔媚。是力与美的和谐统一。该图是一幅英雄主义的画面,画家通过塑造丰满强健的人体,通过构图复杂而激烈的人物动势,表达了不可抗拒的爱情力量。《劫夺留西帕斯的女儿》正向赏析:

巴洛克艺术追求激情的表达,通过画面动感的设计,可以看出人们对于爱的渴望,是一种你情我愿的,两情相悦的美好爱情。

小爱神在画面的最左边,贴在马的旁边,眼神纯真,透着爱意,并不反对面前有点凌乱的场面,仿佛还在为他们加油助威。马儿欢呼雀跃着为有情人喝彩,看到这样的爱情马儿也非常配合配合男人们,为他们的征途随时做好准备。男人们眼神只有女人,仿佛心只被他们占据,眼神满是温柔与心疼,棕色马背上的男人这下自己的红袍为女人遮蔽裸露的身体,充满保护欲。女人们的眼神中并无不愿,表情有感到惊讶,没有想到男人竟然回来找他们。在上面的女人眼神看向天空好像在说男人们终于来了。

相爱的人总会为对方跨过千山,披荆斩棘,不顾一切来到爱的人面前,就如这场劫夺一样,虽知前路险恶却依旧向你奔赴。《劫夺留西帕斯的女儿》反向赏析:

这幅画源于希腊神话:一对孪生兄弟去抢夺西帕斯国王的两个女儿。反应”抢婚”风俗,是强迫的爱,劫夺的爱。

小爱神并没有看向这对男女,目光看向一边,手拉住马的缰绳,并不支持反而在牵动马绳在制止他们。马儿在身后嘶鸣,不支持他们,并急切的想走,不配合男人,马儿前蹄高抬想带走男人制止他们行为。男人动作粗犷野蛮,不顾女人的挣脱反抗,红袍没有遮蔽该遮蔽的位置,眼神凶狠,不计后果。女人表情惊吓,在上面的女人翻白眼不爽,动作挣扎反抗夸张。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不爱的人即使劫夺到了肉体,但得不到他们的心。还不如放手,让爱的人奔向他们的热爱。2.委拉斯开兹(1599-1660)

西班牙十七世纪最伟大的画家,受平民艺术、哥特艺术巴洛克艺术的影响,虽然画了大量王宫权贵的肖像,但仍然让人感到他的现实主义观念及其完整的人格尊严。代表作《纺织女》。

《纺织女》:这幅画是根据神话传说《变形记》创作而成。古时有位凡女阿拉克涅炫耀自己的纺织手艺超过工艺的女神雅典娜,并与之比试,在刺绣中体现奥林匹斯众神的丑闻。这使女神雅典娜十分恼火,一气之下就把这位聪明的少女变为蜘蛛。实际上是画家借题描绘了西班牙皇家壁毯工场的女工劳动场景。《纺织女》正向赏析:

画家委拉斯凯兹运用红绿白紫合成富有暖意的生活色调,看到两个阶级和谐的画面。

整体后亮前暗,最左边红裙女拉开窗帘,阳光从外面透进来,前景与后景亮度靠近。白衣蓝裙女优雅背部线条和放松的肢体动作看出她满意他的工作,与另一阶级相处愉快。画中两个阶级都尽力打扮自己,后景华丽的服饰和前景低调朴实的华美很和谐。两个阶级都有交谈。前景红裙女与戴头巾女愉快交谈,后景贵妇人畅谈纺织女作品。

十七世纪时代,更注重现实,人文主义,人和人之间是和谐相处的,所以两阶级时和谐的。《纺织女》反向赏析:

画家委拉斯凯兹运用前后两个空间构图效果,看到两阶级对立,不和谐。

红裙女拉开窗帘,但光线并没有照到所有人,有的纺织女脸上是没有光的。白衣蓝裙女向前弯的背部和疲惫的四肢,他对工作的不满。所有人衣服不同,但纺织女衣服破旧,贵妇人华丽。纺织女悄悄谈话怕被发现,最右边贵妇人监视纺织女工作,贵妇人大声交谈,手舞足蹈,有说有笑。

十七世纪人们身份地位很重要,大环境底层人民生活艰苦压迫,阶级间有怨气,对立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