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骂人最含蓄的一首诗,全诗全是赞美,没点文化还以为夸人

(1/5)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杜甫骂人最含蓄的一首诗,全诗全是赞美,没点文化还以为夸人

文化人骂人,通常不会噼里啪啦一顿脏字,而是暗搓搓地来。这一点,古人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比方说杜甫,他是“诗圣”,生前一直为唐朝的命运、为天下人的命运忧心,时刻关注现实,又四处行走见多识广,骂人的水平非一般的高。

杜甫的直白骂人法、含蓄骂人法、欲抑先扬骂人法,都相当有意思。而这些,都能在杜甫的诗里找到例子。今天我们就来好好聊聊,古代的文化人到底是怎么骂人的。

有一回,杜甫想批评一下文坛上的歪风邪气。唐朝的年轻人们读了点书,却不知道诗要讲究脚踏实地,不负责任,整天随意糟蹋前辈们的成就,自以为是地将前辈全盘否定。杜甫一怒之下写诗讽刺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这句出自杜甫《戏为六绝句》,说得通俗点就是谁的诗好,谁的诗乱糟糟,历史会给出最公正的答案,你们这些不知所谓一昧侮辱前辈的年轻人,就算死了,历史也记不住;但那些真为诗发展做出贡献的大家,历史的江河永远不会淘汰掉他们的名字。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