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乾隆将这批瓷器全部砸掉,只留一个,成为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原创 乾隆将这批瓷器全部砸掉,只留一个,成为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

在中国,国宝级文物很多,但瓷器要经过专家认可,被视为国宝,并不容易。这个原因并非是我国的瓷器质量不高,相反就是因为质量太高,而且名瓷层出不穷。在这种激烈的竞争之下,要想脱颖而出,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确实很不容易。大部分的精美国宝级瓷器,都收藏在故宫博物院中,然而在天津博物馆,也有一件公认的馆藏国宝,那就是清乾隆款珐琅彩芍药雉鸡玉壶春瓶。

要知道,瓷器是中国最知名的特产,英语之中瓷器和中国就是一个单词。能从数以亿计的瓷器中,进入专家的法眼,这件馆藏文物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瓷器最开始是实用器皿,因为越做越精美,便兼具了欣赏的功能。到了后来,有些瓷器完全失去了实用价值,纯粹是玩赏品。比如这种玉壶春瓶就是如此,最开始是装酒的,演变成为观赏性的陈设瓷。要说它的稀罕,就是美得让人心动。

可能还是会有人抬杠,认为制作工艺不过如此,现代科技如此发到,窑温可以精确控制,一定能够烧制更好的瓷器。

那就是对于这件瓷器的背景知识不够了解了,这还真不是科技就能解决的问题。这件瓷器的名字很长,其中珐琅彩就是它的制作技法,也是最为珍贵之处。最开始,这种技法起源于欧洲佛朗德斯地区,康熙年间传入中国。这种填充珐琅工艺的技巧,十分新奇独到,立即引起从康熙皇帝到普通制窑工匠的兴趣和重视。

这种瓷器的制作法,虽然是舶来品,但经过中国悠远的瓷器技术的沉淀,再加上顶尖级工艺大师的琢磨,自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直到今天,专家们还始终认为,乾隆珐琅彩瓷是珐琅彩瓷中最为精美的巅峰之作。

要做到这一步,是靠举国之力完成的。中国的名窑遍布天下,而珐琅彩就是设在宫廷之中,专门由景德镇最顶尖的匠人驻守京城完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皇帝就是最高的监工,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完成的。每批乾隆珐琅彩完成后,只选用几个御用,其余全部砸碎。

芍药雉鸡玉壶春瓶在烧制的过程中,就制作了一批。乾隆精心挑选了这一个后,命人将其余的砸碎掩埋。乾隆的艺术鉴赏能力和眼界,当然是最顶尖的,这就注定了这件瓷器的不同凡响。

现代工艺无法造就如此顶尖的瓷器,还在于它的图案实在难以匹敌。在瓷器中,芍药、雉鸡作为主题,并不热门,但这是由清廷御用画家蒋庭锡绘制的。蒋庭锡是清朝最重要的画家之一,还做过乾隆的书画老师,现在有谁敢拍着胸脯说比他的水平高?

所以,现代科技能解决方方面面的问题,给我们带来了进步,但还真不一定能创作出古代原汁原味,具有独特魅力的文物。那么,这么重要的瓷器,是怎么进入天津博物馆的呢?

原来,在清朝灭亡之际,许多宫人就想方设法从宫中带出了大量的文物,其中就包括这件清乾隆款珐琅彩芍药雉鸡玉壶春瓶。这件文物高16.3厘米,口径4厘米,底径5厘米,虽然并不大,就像一只拳头般,但它散发出的典雅高贵,已经底部的落款,就让人看得出并非凡品。

因此,虽然是易碎品,虽然是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它一直被精心保存。人人都知道它是好宝贝,它也一直在北洋部队军人之中辗转。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耿朝珍找到了收藏这件瓷器的主人潘芝翘,并且多次提出购买。

耿朝珍在当年是曹锟的副官,潘芝翘在当年是曹锟的军医处处长。两人本来就是同事,而且志趣相投,在万般无奈之下,潘芝翘也就以12000元的价格卖给了耿朝珍。这个价在当时是令人咋舌的天价,而耿朝珍也还是按照国家规定,向文物部门进行了备案。

这样的国宝文物,交由私人收藏毕竟不够安全。天津文物部门多次上门做工作,最终以高于收购价10%的价格,回收了这件举世无双的珍品。这件文物现在的价值,已经无法估量。海外市场上曾经拍卖过同类的器物,比它还要小巧,保存也不够完好,都是上亿天价。当然,这件文物是不可能参加市场交易的,它将作为中华民族的瑰宝,永久收藏在天津博物馆。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