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可悲可怜…读罢,让人泪奔的毒贩一家

(1/5)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可恨可悲可怜…读罢,让人泪奔的毒贩一家

大哥吸毒失踪,三姐贩毒被判死刑,弟弟吸毒后染病去世,自己因贩毒被判死缓……这是曾经发生在阿贾和他兄弟姐妹的故事。

爸爸入狱、妈妈去世,13岁的阿荣被迫辍学回家照顾3个年幼的弟弟。凉山州脱贫攻坚战打响后,政府、监狱和爱心人士的帮扶,重新点燃了他们生活的希望……这是正发生在阿贾的4个孩子身上的故事。

“无知,害了我和兄弟姐妹”

2010年,阿贾因为贩卖毒品被判死缓,至今还有余刑24年。“我很后悔走上这条路,毒品害了我一家,让我不能为母亲尽孝,不能陪老婆最后一程,更没有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说起家人时,阿贾总会留下悔恨的眼泪。

阿贾的家在凉山州布拖县特木里镇飞铺村。布拖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的重点县。“那时候就靠着种地养牛,一年能收入几千块。”阿贾说,2009年以前,他一直在家种地养牛,日子虽然贫穷,但还能过下去。2009年,阿贾的大哥因为吸毒神志不清失踪。大哥失踪后,阿贾将哥哥的4个孩子接到家中,和自己的4个孩子一起抚养。8个孩子靠着家里的几亩土地和几只牛羊,生活十分艰难。

“那个时候老婆也生病了,得了哮喘。我很急,只想快点赚一大笔钱,他们都跟我说卖‘粉’最快。”2010年4月,阿贾到布拖县城和三姐阿朵吃饭,希望姐姐帮他想办法挣钱。一番商量后,阿贾决定跟着姐姐贩毒,走上“致富”道路。

2010年4月,阿贾、阿朵和几个同乡决定筹集毒资,到缅甸购买毒品并运回凉山贩卖。同年4月30日,几人再次碰头,阿贾和同伙将筹集到的40余万元毒资分别装入3只女式袜子里并捆绑于各自腰部,前往缅甸购买毒品。阿贾和同伙一行5人,乘坐租用的面包车从西昌出发,经攀枝花、昆明,于5月4日到达中缅边境。“我们到了边境不通公路的地方,然后步行到了缅甸。”阿贾说,在一家小旅馆内,他们购得16块海洛因,重量约为5000多克。随后,5人分头返回凉山。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