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人民医院党委坚持16年给“农村三老”送关爱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市人民医院党委坚持16年给“农村三老”送关爱

原标题:市人民医院党委坚持16年给“农村三老”送关爱

6月24日,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东阳市人民医院党委组织专家,来到江北街道上卢社区湶塘村、巍山镇怀鲁村、南市街道洗马塘村,上门慰问了全市仅有的三位“农村三老人员”, 令这些曾经为党为国家作出过贡献的老人深深地感受到党的温暖。

三位老人是全市仅有的“农村三老”人员(老党员、老交通员和老游击队员),曾经为党的事业、家乡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东阳市人民医院党委从2005年开始坚持在“七一”期间慰问农村“三老人员”,组织专家上门为老人体检,建立健康档案,并为他们送上慰问品、慰问金和药品,迄今已坚持了16个年头。

岁月流逝,风骨永存。当年在抗日前线或后方叱咤驰骋的年轻战士,如今都已英雄耄耋,有的已病魔缠身,步履恍惚。此时此刻,人民的医院,派出人民的专家,上门给老人送慰问、做体检、递药品,无疑是对这些老人最温暖的关爱,也是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1.隐形的守护者

家住上卢社区的任寿荣老人,1925年出生于上卢湶塘。

当我们来到任寿荣老人的家中时,这位已有95岁高龄的老人正在整理自己的床铺。见我们的到来,这位老人借着家人安装的扶手走到客厅,坐在了经常坐的沙发上。

任老因为眼疾开过两次刀,视力已经很差,但听力却一点没有减退,当医生询问他最近的身体状况时,他都能有条理的回答出来。

任寿荣老人于1941年入党。入党后,做过通讯员,以学生身份作掩护输送情报。参加过解放战争,在一次任务当中险些被害,后又辗转东北继续战斗。回到东阳后,他发动群众打土匪、斗恶霸,组织农民协会。

然而,做这些工作时,几乎无人知晓其地下党员身份,直到1985年前后,他才恢复党籍。任寿荣表示,作为一名地下党员,就要做到不怕苦、不怕死、不能泄密。即使自己党员的身份不为人所知,也要守护一方的安宁,做一名隐形的守护者。

2.英勇的游击队员

金炳炎老人于1925年出生于巍山镇怀鲁村苛山。

当我们见到金炳炎老人时,这位已95岁高龄的老游击队员,腰板挺得直直的,耳聪目明,精神依然很好。说起自己抗日战争时期的经历,老人将获得的奖牌拿了出来,话匣子很快便也打开了。

1941年,金炳炎经人介绍,投入到了抗战第一线中去,成为了一名游击队员,在东阳境内四处打游击,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再次回家务农。

金老说, 作为游击队员,一直在游走,居无定所,他们常常会遭到日军的围攻和扫荡,有时会化整为零,散到各农户家中。说到此,金炳炎有些感叹,他说真的要感谢老百姓,得到了他们很大的帮助。记忆中有一次特别危险,那次他们驻扎在上卢,日军从四个方向包围而来,多少人,不知道,反正当时情形很危急,他们迅速向山上转移,毕竟日军对地形不熟,而他们对地形熟络,日军搜寻了一天一夜后,没什么好办法,第二天只得撤离了。金炳炎说:“日军是不可能战胜我们的。”

聊到最后,金炳炎说,那时抗战,总感觉就有那么一股劲,不怕战争残酷,生活艰苦。他希望人们记住那段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3.革命教育的传播者

吴素莲老人于1921年出生,今年刚好虚岁百岁。

我们在她位于南市街道洗马塘的家中见到了这位时常将微笑挂在脸上的老人。

吴老原是高潮村高城人,出生18天就被抱到了洗马塘。 30年代末,受当时县妇女会理事、地下党员蒋拥瑜影响参加“民众夜校”学习,接受抗日救国教育,由于她表现积极、思想进步,20岁那年正式入党,开展地下革命活动。

“我是党的人了,我就要为党做更多的事。” 吴素莲与南峰村岭下的马海琴经常一起开展地下革命活动:有时乔装成蓬头垢面的乞丐,背着要饭袋;有时挑着货郎担假扮成生意人,四处散发自己油印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告全国同胞书》等革命传单;有时为了躲避外界视线,半夜三更摸黑出发,到县城及焕山(今属白云街道)等地粘贴标语和散发传单。

1940年10月,吴素莲的战友马海琴不幸被捕,但她经受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没泄露党的秘密,“不愧为坚定的共产党员”。在马海琴被捕期间,吴素莲服从组织安排,主动地担当起更重的责任,曾多次被派到金华等地给地下党组织送情报。

在那腥风血雨中,吴素莲根据党组织的指示,从来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即使是父母和丈夫也不知道她的行踪,用吴素莲的话说,她就是“从岩头缝里长出来的笋”。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