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医院的“前哨”!记者探访中日友好医院急诊科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这里是医院的“前哨”!记者探访中日友好医院急诊科

6月23日清晨7时许,中日友好医院急诊分诊台前,已有患者排队登记。

“请大家先测体温,再填写流调表。”一位医辅人员不断提示、引导患者。“您要是没去过新发地市场等地,就在这儿划勾……”看见一位不会用手机扫健康码的老人,医辅人员赶紧上前帮忙。

“您血压高吗?身体怎么不好……”分诊台前,主管护师韩春萍正忙着为患者分诊。

测温处,一位中年女性患者体温37.8℃。韩春萍迅速递给她一张印有发热门诊详细位置的小纸条,“麻烦您先去发热门诊做个筛查。”

新发地市场聚集性疫情发生后,医院为了减少急诊区域的人员聚集,降低院感风险,一夜之间筑起两道“安全门”,对急诊实施相对封闭式管理,未经发热门诊筛查的发热患者不能进入急诊。

……不到一小时,急诊分诊台已陆续接待30余位患者。韩春萍的护目镜里布满了小水珠,喘气也粗了起来,患者不断,她也顾不上休息。

与此同时,急诊楼二层。急诊科副主任顾承东、主治医师李彦等多名医生刚刚交班,正在查房。

急诊重症监护室里,监护仪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危急的患者都被送到这里。

“老崔,睁开眼睛,手能动一动吗?”顾承东俯身轻轻拍了拍1床的患者。这位66岁的患者同时患有大面积脑梗死、心肌梗死和肺部感染,“虽然有一些意识,但肢体活动不太好,咳痰、进食都还成问题。 ”顾承东对接班的医生交代着。

这时,2床患者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显得很不舒服。

“老人82岁了,因患吸入性肺炎住院,一直有明显的呼吸困难。这种声音可能是舌后坠和气道里的痰液造成的。”顾承东将一根口咽通气道插入老人口中,帮患者上抬舌头,打通气道……很快,老人的喉咙中不再有奇怪的声响。

急诊抢救室,又加了8张床,当天一共收治20位患者;急诊留观室则收治了18名患者……

上午10时,医生李彦查完房,进了医生值班室。监护大屏幕上,实时显示着急诊每位患者的血压、心率和血氧饱和度等生命体征……“重症患者病情变化快,一旦有情况,随时要赶过去抢救。”李彦说。

几天前,李彦和同事刚刚经历过一次惊险抢救。

6月19日下午17时,正在值班的李彦接到感染科电话——“一名64岁男性发热患者,在隔离病房住院期间出现血氧饱和度下降、呼吸衰竭,需要立即转到急诊抢救!”棘手的是,这名患者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没出来。

“人命关天,先抢救!”李彦迅速部署抢救,她和急诊抢救室值班医生李国楠、护士边征等一起将复苏室里的两名患者紧急转移到大抢救室。接着,又准备好呼吸机、监护仪和吸氧装置……

一切就绪,李彦劝其他医护人员离开,“患者还没排除新冠肺炎,咱们人越多,污染的可能性就越大。”

复苏室里,只剩下李彦和边征,两人开始穿戴防护装备。有边征在,李彦很放心。非典时,边征就是负责SARS病房的护士,年初,她又加入国家援鄂医疗队,驰援武汉,经验丰富。

发热患者被送达复苏室,李彦快速检查,果断决定,“情况紧急,需要立即气管插管!”

这项操作,需要接触患者的分泌物,危险性很大。但李彦他们已经顾不上这些。麻醉科的两名医师很快赶到,四人默契配合,顺利为患者完成气管插管。李彦等人已是大汗淋漓。

静脉采血、动脉采血、导尿术、做心电图、胃肠减压术、深静脉穿刺术及静脉输液……治疗中,患者血压突然下降,一度出现脓毒性休克,“补液,用上升压药物!”李彦从容应对,患者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此时已近午夜。

结束抢救,所有参与的医护人员都在医院隔离等待。李彦没敢告诉爱人和两个女儿,“怕他们担心”。

第二天下午,患者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阴性!”李彦长出一口气。

不仅仅是李彦,疫情之下,急诊科的每一位医护人员,都有可能面临这样的惊险时刻。

“患者生命垂危,我们怎能害怕,救人要紧。”李彦说。

中日友好医院急诊科共有医生38人,护士85人,每日接诊患者400人次左右,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多器官功能衰竭和感染性疾病的老年人占了绝大多数。新发地市场聚集性疫情发生后,急诊科已全员停休。“疫情对急诊科是一次考验。不仅要及时救治急危重症患者,还要及时甄别出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做好医院的‘前哨’。” 急诊科主任张国强说,“越是危险时刻,我们越要坚守岗位!”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