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米笔记】以“滴滴司机性侵直播”事件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苔米笔记】以“滴滴司机性侵直播”事件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苔米笔记

2020 ♦ 02期

以郑州市公安局通报的“滴滴司机性侵直播”事件

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目的犯)

作者 | 杨 川

最近网传一则“滴滴司机性侵直播”事件,经郑州公安机关侦查,二人系夫妻,非网传的事实。具体通报如下:

以公安机关通告表露的信息,车某涛、郜某琦二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363条)。该罪主要是对“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三个词进行界定。

01 传播

传播在刑法罪名中的含义是不一致的。

如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363条)、传播淫秽物品罪(364条)与传播性病罪(369条)的区别,前两个传播的意思是让不特定的人或多数人感知,后一传播的意思是传染。车某涛、郜某琦以某非法直播平台为载体,供不特定的人观看,符合前一“传播”含义。

02 淫秽物品

刑法第367条规定:【淫秽物品的范围】本法所称淫秽物品,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规定: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淫秽物品”,包括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视频文件、音频文件、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短信息等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电子信息和声讯台语音信息。

基于上述规定,网上淫秽直播属于淫秽物品,无异议。

03 牟利

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与传播淫秽物罪二者区分在于:主观上是否有牟利目的,前者有,后者无。有观点认为:警方通告仅告知二人以盈利为目的,但未告知是否已经盈利,所以不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该观点错误。该观点涉及到目的犯概念。

目的犯分为直接目的犯和间接目的犯。直接目的犯,比如诈骗罪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间接目的犯,比如绑架罪,其中直接目的是控制人质,间接目的是向第三人提出不法要求。

直接目的揭示该罪名保护的法益,直接目的实现意味着法益被侵害,是既遂的标准。

间接目的是区分此罪与彼罪,不直接揭示该罪保护的法益,所以是否实现不影响既遂。

如绑架罪属于刑法第四章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犯罪,直接目的关系人身法益,间接目的与法益无关,所以只要控制人质,该罪即既遂,与间接目的实现与否无关。

对比,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直接目的是传播淫秽物品(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间接目的是牟利。

故,车某涛、郜某琦以盈利为目的,实施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至于是否已经实现了牟利,不影响二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既遂。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苔米读书 ·永定检察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