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红人经济”告别流量买卖时代

(1/8)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财经 频道  >  正文

万亿“红人经济”告别流量买卖时代

凯文凯利在《失控》中曾提到这么一句:任何行业的颠覆者都是来自“行外人”。

这句话放在广告行业也极为适合。传统的广告商怎么也想不到,如今正在一点点儿蚕食其市场份额的竞争对手,是抖音、微博、小红书上的一个又一个KOL。他们也不会想到,如今,仅仅靠一个KOL几秒便可以让品牌方的仓库一扫而光。

在人人都是自媒体,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代言的时代,红人成为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从2018年底李佳琦、薇娅的商业影响力的集中引爆,到2019年微博、淘宝直播、快手和抖音等流量平台加速内容变现,影响着8亿粉丝用户抉择的红人经济生态, 已经蔚然成林。

2020年,红人经济更是迎来了空前爆发,无数明星、CEO涌进直播间,动辄数千万上亿的营销额令人惊愕。不仅品牌方,中小商家也开始体验红人营销的模式。万亿市场规模的红人经济彻底火了。

然而,红人经济以流量买卖形式出道后,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匹配不精准、流量漫灌、以及ROI低等固有顽疾。在“熵值越大,商值越大”的新商业模式中,红人经济中不可或缺的第三方服务平台开始显现出价值,促使生态从“流量买卖”向内容连接的“精准商业”迈进。

「红人新经济第一股」的蜕变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视频中的人轻松自然,时不时展开愉快的互动,俨然是一个业务熟悉的主播。你很难想到他的另一个身份是A股上市公司IMS(天下秀)的创始人及董事长李檬。

在十几年前的博客时代,李檬就开始在红人领域打拼。不做流量掮客,生态赋能者也会得到应有的价值,很多人认为李檬是在吹牛。

而李檬创办的“IMS(天下秀)”公司,早期也经历了居无定所、连续几个月发不出工资、约见100多家投资商无人愿意下注,李檬咬牙挺过了那段艰难时光。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