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之战,韩先楚一个营打配水池,600人剩26人团长牺牲

(1/2)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人文 频道  >  正文

锦州之战,韩先楚一个营打配水池,600人剩26人团长牺牲

作者:老街巷口

历史上,“凡尔登绞肉机”是欧洲人挥之不去的噩梦。在解放战争的辽沈之战中,同样有一场极为血腥的攻坚作战,其规模虽不比凡尔登,但激烈程度却丝毫不亚于前者。这就是锦州攻坚战。

1948年10月,东野集中25万兵力,配属坦克、重炮支援,自10月9日起开始对锦州城外各个蒋军据点实施“肃清作战”。战至13日,锦州城外围战事基本结束。可真想要攻进锦州,“东野”将士面前还有两道难关:一个是配水池,另一个则是个古烽火台。

配水池原本是为了给半个锦州城的居民供水所建,地处锦州城北,有5间大房子那么大,足足高出地面6米多。而古烽火台还有个别称,叫“大疙瘩”。因为风吹日晒的缘故,这个烽火台早已变成了一个大土包,因而得名“大疙瘩”。伪满时期,这“大疙瘩”是日伪军的一处钢筋混凝土工事。这两座“铁将军”一东一西,控制着锦义公路。

作为一处重点防御的阵地,锦州守将范汉杰专门在配水池周遭修筑了20多个明、暗交错的碉堡,其间互相用交通壕连接,既可独立作战,亦可连成一条。在碉堡工事的坡下,还有环外壕,壕外则是埋有航弹的雷区。

再说说“大疙瘩”。范汉杰在日本人修筑的钢筋混凝土体系上再度强化,为水泥墙外又盖了厚达2米的积土,我军的炮弹落在上面,就跟石头砸在钢板上一般,难伤分寸。

洋洋得意的范汉杰,自以为创造了“工程奇迹”,还派人专门在配水池的水泥墙上用白灰写下12个大字:“能打下配水池,就是铁打的汉!”

望着这斗大的白灰字,范汉杰视察完工事后,心满意足地回了司令部。他手底下有个参谋却闲不住,也想“露一手”,于是又在上方的墙壁上补了一句:

“这配水池,就是第二个凡尔登!”

而守备这“第二个凡尔登”的,确实也不可小视。这帮人是蒋军暂22师1团2连的兵,总共150人,个个都是打了多年仗的“老油条”。对这群“老油条”,范汉杰不仅好酒好菜保障,还专门为其配置一个重机枪连、一个战防炮排作为辅助单位,协助他们防御配水池。而“大疙瘩”呢?在范汉杰的心里,不亚于“第三个凡尔登”!

【范汉杰(1896-1976),广东大埔人,抗日名将。辽沈战役时期担任东北“剿总”副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等职】

另一边,负责对“大疙瘩”、配水池发起进攻的,是3纵司令员韩先楚,或许是想检验一下自己队伍的战力,他专门把这两个“硬骨头”留给了3纵7师、8师。

7师师长邓岳,从司令部受领任务后高兴得忘乎所以,在作战部署中下令:“配水池之战,让20团上!”

这个20团,是7师的王牌团。

8师师长宁贤文同样激动。回到指挥所,他与政委讨论后,一扔帽子说:“‘大疙瘩’就交给24团负责!”

这也是8师的王牌团。

邓、宁二人嘴上虽然没有明说,但都派出了自己的精锐,明显是在较劲,看谁有本事率先打进这两座“硬骨头”,证明自己才是精锐。

10月12日清晨6时40分,两个团同时发起了攻势。战斗一打响,20团的战士就发现,面前的蒋军哪里像是有一个连的规模?足有一个营!20团的1营、3营反复拼杀,却始终难进一步。而蒋军也是频频增援、猛攻,伤亡同样惨重。打到最后,20团团长王振威耐不住性子,亲自挥舞手枪上阵进攻,不幸中弹牺牲;1营营长赵兴元是出名的战斗英雄,眼看团长倒下,随即接过进攻的担子,再度向配水池进攻,可也没能冲上去。

战至最后,600多号人的1营,仅剩下26人。

20团与蒋军打得不可开交之际,邓岳师长手持望远镜,与李伯秋政委观望着战情。看到部队强攻失败,退了下来,邓师长吼:“又失败了!”

让邓岳欣慰的是,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后,20团终于用炸药包、手榴弹在配水池内开了一条路,成功拿下该据点。

而另一边,“大疙瘩”之战却陷入了僵局。我军指战员十分奇怪,蒋军明明只有一个营的兵力驻守,可打了半天,怎么敌人就跟没损失一兵一卒一样,还这么强悍?

后来韩先楚赶到一线了解情况,才得知:大疙瘩里有条暗沟是直通锦州的。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敌人“越打反而越多”的原因。

打清外围后,对锦州城的决战,便变得简单多了。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