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高校酒吧和茶餐厅的疫期故事:有的退场,有的还在坚持

(1/6)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社会 频道  >  正文

武汉高校酒吧和茶餐厅的疫期故事:有的退场,有的还在坚持

最近,陈冠群老做类似的梦。梦中,疫情彻底结束,高校“复课”了,所有学生均返回校园,她在华中科技大学西校区的“Tomorrow”酒吧恢复了运营。她很兴奋,忙着给那些曾借钱给自己的朋友微信转账。

电话铃声响起,梦醒了。现实依旧没有改变——和校园里的其他商户一样,酒吧恢复营业的时间还是遥遥无期;电话是催债的网贷平台打来的,接连不断,令她心悸不已。

武汉“解封”后,当地大多数高校并没有随之恢复线下教学,仅仅是允许应届毕业生短暂返校领取毕业证。校园中的众多商户也未接到校方何时“恢复运营”的通知。和其他商户一样,陈冠群正经历着营业停滞、资金链断裂及房东催缴房租的压力。“希望能够尽早开门。”7月18日,陈冠群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自己有些撑不下去了”。

但她仍在坚持,想方设法赚钱,尽力补上酒吧停止运营带来的资金“窟窿”。在困局之中,不少商户仍对未来抱有信心,“焦急地等待”,希望复工后重拾事业。也有商户难以承受损失,不得不退出校园,甚至离开武汉。

一名路人在陈冠群开在校园里的“清吧”门前留影,因久未开业,门前落叶遍地。本文图片 受访对象供图意料之外的“打击”

从2003年算起,郝辰(化名)到武汉已打拼了17年,算是事业小成。2012年,他在华中师范大学文化街开了第一家潮汕小吃店“陈陈家”,四年后,该店因拆迁关门。2016年,郝辰在武汉大学附近“东山再起”,开了第一家茶餐厅。此后,其以“一年一家”的节奏,先后在武汉理工大学马房山校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南湖校区开设分店,名为“西洋里茶餐厅”。2019年底,郝辰又签下一家新店,准备春节后开张。

曾经的“西洋里”,不少顾客前来照顾生意。但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2020年1月22日,在武昌开往汕头的K799次列车上,郝辰(化名)收到了武汉次日将“封城”的消息。“无比震惊,这辈子头一遭遇到这事。”彼时,郝辰正带着妻儿从武汉回老家汕头过春节。郝辰隐隐觉得,这场疫情或会改变自己的人生——此后的经历验证了这一预感。

返回老家后,郝辰一家即开始了两周的“隔离期”。2月4日,汕头下着小雨,漫长的隔离原本在次日就能结束,但“坏消息”传来:郝辰妻子咽拭子核酸检测呈阳性。“鉴于血常规、X光片正常,也无明显症状,医生诊断她为极轻症状病例。”郝辰称,妻子随后进入定点医院观察治疗,他和儿子则进入第二个14天隔离周期。

妻子感染新冠肺炎纵然令人“后怕”,而对郝辰一家人而言,疫情带来的“事业停滞”,更令人心忧。疫情持续发展,武汉高校复学时间遥遥无期,这意味着郝辰的几家餐厅均无法复工。“到第一季度结束,已经赔了50多万。”郝辰说。

郝辰的“西洋里茶餐厅”没有等到恢复营业,他将其主动关停后,返乡创业。与郝辰一样,华中科技大学西校区的“Tomorrow”酒吧第三任老板陈冠群,也承受着疫情带来的损失。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