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的一首诗,竟然让一个国家多延续了四百年,后世赞叹不已

2020-11-22 21:45    来源:指点江山

许穆夫人姓甚名谁今已不可考,春秋时卫国朝歌(今河南省鹤壁市)人。她不仅是中国文学史上见于记载的第一位爱国女诗人,也是世界文学史最早的爱国女诗人,其诗作在世界文学史上都享有极高声誉。因为她嫁给了许国穆公,所以,后人多称其为许穆夫人。

许穆夫人出生于卫国宗室,她的父亲是卫宣公,兄长是国君卫懿公。父母赋予她绝美的相貌,所处的环境又将她培养得文采飞扬。所以,当许穆夫人二八芳龄时,已成为诸国公子追求的对象。

齐桓公上位之前,曾有幸在卫国一睹许穆夫人之芳容,对此女一见倾心。谁都没想到,两人的这次邂逅,竟影响了齐、卫两国的未来发展。

只可惜那个年代贵族女子出嫁,考虑的是门当户对而不是两情相悦。由于许国是卫国之友邻,所以,卫宣公希望与许国结秦晋之好。

于是,许穆夫人就这样成了政治上的筹码,嫁给了许国国君许穆公。在那个礼教兴盛的年代,鲜有女子敢于反抗包办婚姻,许穆夫人自不例外。

她被送到陌生的土地上,枕边睡着她不喜欢的人,这份苦愁何人能理解?许穆夫人没有办法直接将这种幽怨表达出来,所以,只能写一首诗歌《卫风·竹竿》来缅怀年少天真的岁月:

籊籊竹竿,以钓于淇。

岂不尔思?远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巧笑之瑳,佩玉之傩。

淇水滺滺,桧楫松舟。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住在卫国时,许穆夫人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就像是在淇水泛舟一样,只需撑起竹竿就能将一切不愉快的景色抛诸脑后。

可是,这样的日子,随着许穆夫人嫁做人妇一去不复返了。

中国有句民谚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许穆夫人却对许国没有多少归属感。她的脑海中,每天萦绕着故乡的月光与故乡的旧人,就如这首《邶风·泉水》一样: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有怀于卫,靡日不思。

娈彼诸姬,聊与之谋。

出宿于泲,饮饯于祢。

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

问我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饮饯于言。

载脂载舝,还车言迈。

遄臻于卫,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兹之永叹。

思须与漕,我心悠悠。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千百年来,唯有朱熹是许穆夫人的知音。在《诗集传》中,朱熹将许穆夫人忧国思乡的情怀剖析得淋漓尽致:“卫女嫁于诸侯,父母终,思归而不得,故作此诗。”

卫宣公病故,身为女儿的许穆夫人却没能赶回去为父亲奔丧。古往今来,中国人向来奉行孝道,许穆夫人无法释怀,所以,她只能通过诗词来排遣胸中哀愁。

后世对许穆夫人最有争议的一点,就是她曾利用齐桓公对她的私情拯救卫国。

许穆夫人的兄长卫懿公是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子,在继承了国君之位后不思进取,终日沉浸于声色中无法自拔。时至今日,卫懿公养鹤的典故仍被人们当作历史上的笑料。

绝世红颜矗风雨,挺身而出是为卫。这样的统治者治理卫国,卫国的国力直线下降。随着北狄入侵,卫国危如累卵。许穆夫人毅然决然地归国,誓要控于大邦,拯救故国。

然而,胆小怕事的许穆公派人将妻子拦下,阻止她回到卫国。

愤慨的许穆夫人,当即作《鄘风·载驰》一首,痛斥那些冷血无情的许国大夫: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

驱马悠悠,言至于漕。

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

视尔不臧,我思不远。

既不我嘉,不能旋济?

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

女子善怀,亦各有行。

许人尤之,众稚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

控于大邦,谁因谁极?

大夫君子,无我有尤。

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明朝吕坤著《闺范》四卷,在卷一《诗经》部分,详细的注释了这首诗。吕氏感慨于许国人泥经,未能通权达变,赞叹了许穆夫人以义裁情,终不敢归。

天可怜见,当年与许穆夫人有过一面之缘的齐桓公看到了这篇诗歌,他当即决定发兵驰援卫国。齐国乃当时的诸国霸主,所以,在齐国的主导下,宋、许等小国也参与到救援卫国的战争中。经诸国合力,终将北狄击退,卫国得以复兴。两年后,卫国在楚丘(今河南安阳市滑县)重建都城,恢复在诸侯国中的地位,延续四百多年。

此时的齐桓公已是一国之君,许穆夫人也已嫁做人妇,即便齐桓公对这名女子有情有义,可是,二人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史料中对此事件的记载仅寥寥数语,以至于,后人不断猜测揣摩齐桓公或与许穆夫人有私情。殊不知,这种想法实为对许穆夫人最大的亵渎。她游走于诸侯之间,帮助故国复兴是事实。齐桓公所爱的,亦是许穆夫人为国家舍生忘死的情操。

倘若许穆夫人出卖感情委身于齐桓公,这样的她还值得东周霸主为她牵肠挂肚吗?

参考资料:

【《列女传·仁智传》、《世界最早的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